画画或者写东西都是希望自己开心 有人喜欢我很开心没人看我也很开心 因为是用来满足自己的东西所以不会在意他人想法

Qvi_7

© Qvi_7 | Powered by LOFTER

无聊的某一天

我,我居然忘记我忘记报名了......我个智障,考什么考,不考了。

不过最近各种结课又是做白坯做样衣又是做问卷没时间写文也是真的,果咩果咩。

临临生日还是得空出时间来的。

临临生日都来点文吧~~

A静xO临 设定参考 【来~】  

这里想玩玩星爷那个梗,自动避雷谢谢

PS,你们肯定会觉得这篇文少了点什么,没事,等我把驾照弄好会补的,估计是个带辅助轮的自行车,不影响剧情的嘻嘻。

【这里说一下静雄的味道是烟草和螨虫尸体(就是你们每次晒完被子的味道)的味道,临也是海洛因的酸味,真中二。】

===========================================

       目前临也坐在静雄床上翘着二郎腿板着张脸扭头看着边上的墙,静雄叼着烟也不点着,靠着床垫就那么斜着眼睛看着翘着二郎腿坐在床上的临也。

       这俩人又吵架了。人过日子嘛,普通夫妻之间都有矛盾更别说这两位大爷了。

       其实这事儿也挺简单的,说起来真算是静雄的错。但是并不是什么大事,那什么吧,就是静雄当时在冰箱拿了瓶水准备坐下来看电视,结果一个没注意把临也放在坐垫边上的给摁了,别的人摁吧,那也摁不坏,就是那人是静雄,就很尴尬了,也就“吧唧”一下,连卡带手机全部玩完。

       临也当时眼睛都直了,就那么直勾勾的瞪着静雄的的手,俩眼睛尾巴头钓的跟猫似的看的静雄瘆得慌,静雄手抬起来的时候手心里还沾着临也手机屏幕的碎屑,现在静雄是一只手举着水一另一只手半举着吊在那跟投降似的,临也也不讲话,就俩红眼珠子搁哪瞪着,两个人就这么僵持在那,最后还是临也说话了。

       “小静,你怎么赔我。”

       “跳蚤,多少钱?”

       “你把命赔给我你个混蛋!”

       临也说这句话的时候一刀子已经捅静雄手心儿了,静雄下意识也就握着顺着刀子握着临也的手给摁地上了。

       “跳蚤不就是一手机吗!”

       “小静你以为我和你个单细胞一样拿着手机就跟女高中生下课似的除了打电话就是拍照啊!”

       “我还会上网好吗?!”

       “女高中生还会写小说刷论坛瞎聊天呢!混蛋小静你把我手机摁了我工作怎么办!”

       “你没手机就不能卖情报了吗!”

       “我没手机我上哪联系别人去!”

       “你床底下不全是手机吗!”

       “我床底下的手机每一个是干这个事儿的!”

       “那你没这个事儿就不行吗?!”

       “我不接这个事儿你养我啊!”

       “我养你行不行吧!”

       “你这是要养我?!你这是要上我!”

       说这个话的时候静雄带着一身豁口子把临也整个人摁床上了,一身的味道熏得临也鼻尖红到下眼皮,静雄也发现自己有点情绪激动了,他闻到了一点点酸味,一个晃神让临也一脚蹬床底下去了。

       然后我们回到开头,临也看墙静雄看临也俩人就这么僵在这。静雄手在水瓶子上扒拉了好几下。最后还是开口了。

       “我错了。”

       “哈?”

       “我错了。”

       “行,再说一次。”

       “我错......”

       “不是这句。”

       “哪句?”

       “你养我啊?”

       “我养你。” 

       静雄这句话说得异常认真,他看着临也的眼睛,蹲在床边像个阿拉斯加,一只爪子扒在临也大腿上,你这时候就是让他叼个什么估计也挺好玩儿的。

       “小静,你要知道,要养我花费可是很高的。”

       “那可能不行,你跟着我吃苦吧。”

       “那我们还是别在一起了,不想为你降低生活质量。”

       话虽然是这么说,临也已经垂了脖子在静雄嘴上吻了一下了,带着一点点酸味的吻很快就离开了,静雄还觉得自己的鼻尖还挂着那点儿味道,顺着鼻粘膜的神经一直往上爬到大脑然后往下传到脊椎,那一点点味道在静雄心上面抓,静雄一伸手勾着临也的后脖子就把他捞了回来,咬着临也的嘴唇细细的撕磨之后撬开了临也的嘴巴,大概最暧昧的就是这样唇舌交缠了吧,静雄的味道从后颈的腺体一瞬间爆发出来,把临也死死罩住压得他气都喘不过来。然后还是回到了之前,静雄把临也按在床上一边给临也渡气一边加深那个吻,一只手卡着临也的窄腰另一只手顺着腰侧往上走,撩开衣服在蝴蝶骨上磨蹭。

       “对了,跟你说一事儿。”

       “恩?你不行了?那感情好,我出门玩儿去。”

       “混蛋说正紧事儿!”

       “恩,好,你说。”

       “生日快乐。”

       “哈?”

       “对啊,你生日。”

       “礼物呢?在你压坏完我的手机之后你跟我说生日快乐,你的礼物呢?”

       “你等下。”

       “喏。”

       静雄掏了半天口袋,摸了个“711节日限定”的礼物券,看起来还很正式的用原来店里的小信封包着。

       “小静,我们分手吧。”临也垂着眼睛看着静雄手里的礼物券,一瞬间把自己的味道都收回去了。

       “那你还是去死吧,我还是觉得养你太麻烦了,去死比较方便。”说着静雄把礼物券按在了临也手里第三次把临也按下去了。

       临也在静雄的床上睡得并不安稳,他还是喜欢自己那张大床,虽然都是在静雄怀里,但是他就是喜欢自己的床垫。忽然临也觉得手里塞了什么似的,一摊手就看见了那个礼物券。

       “哈?呆子小静,第一次见到送礼物券,难怪一直没女朋友。”临也拆了那个小信封,两张樱花布丁的兑换券看的他嘴角抽个不停,忽然他觉得手里还是不舒服,他一倒,一枚银色的圆环倒在了他手里,大概是铂金的吧,镶着一克拉钻石在戒指里面,四四方方的刚好服帖,临也举起那个小戒指来来回回的看,内壁刻着几个歪七扭八的字母。

       “I......I......N......NA...ZA...ZA.....YA,IZAYA?”

       “哈哈哈哈哈哈,笨蛋小静。”

评论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