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画或者写东西都是希望自己开心 有人喜欢我很开心没人看我也很开心 因为是用来满足自己的东西所以不会在意他人想法

Qvi_7

© Qvi_7 | Powered by LOFTER

骨杖与权杖

【怎么办,我发现你们点的文我都不会写

小隐者静X小愚者临

1,没有车!没有车!没有车!童车厌恶谢谢!顺便希望喜欢我的你们也可以抵制童车

2,设定来源→苹果

3,又是童话风




       幼小的愚者头戴桂冠手持玫瑰在世界穿行着,他还太小了,所以对什么都充满了好奇。他最喜欢人类了,多么奇妙的物种啊,同时拥有最美妙和最丑陋的东西。他背着他的小包裹,这里面装着他的全部家当。他带着它们一直走一直走,小狗跟在他身后欢快的跑着,时不时提醒他不要迷失。

       这是一个傍晚,他得找个落脚休息的地方了。

       “您好~请问你能给我个住的地方吗?”

       “哎呀,小朋友你可以去前面的教堂哟。”

       “谢谢叔叔,愿您永不迷茫。”

       小狗在他前面跑的飞快,我们的小愚者还太小了,跟不上跑的飞快的小狗,他捏着玫瑰跑的满头大汗,脸蛋儿红通通的。

       “叩叩叩,您好~请问可以让我借宿一晚吗?”

       “叩叩叩,您好?”

       “叩叩叩,有人吗?”

       ......

       “哎呀,没有人呢。”小愚者站在有五个自己叠起来那么高门前沮丧的跟小狗说道。

       “那我们就去森林里睡吧,我们睡在一块儿就不会被寒冷包裹啦。”他蹲下来揉了揉小狗的头,转身准备往森林里走。

       “喂,你,这么晚还一个人在外面你是要干什么。”一个看起来和愚者差不多大的小孩子一只手握着权杖一只手举着灯,穿着修士一样的衣服站在愚者身后。

       “我想找个住的地方,再说了,我可不叫喂。”愚者有点生气。

       “那好吧,你是什么。”

       “嘿!你可真没礼貌!你应该问,你叫什么。”

       “但是你不应该有名字啊,你和我是一样的东西啊。”

       “我才和你不一样!”

       “是一样的!”

       “不一样!不一样!我可没有这样不讲礼貌!”

       “就是一样的!就是一样的!明明都不是人。”

       “哼!我不要跟你说话了,狗,我们去森林里。”愚者气的手都被玫瑰花刺扎破了,花儿已经快要枯萎了,他最好能在明天之内找到新的玫瑰。

       “你不要走!这么晚你在外面晃一定是要干什么坏事。”那个孩子似乎是跟愚者较上劲了,一只手就揪住了愚者让他没法往前走。

       “呜哇!你太不讲道理了!你是个坏孩子!”愚者拿着手里的骨杖胡乱挥着,鼻尖红通通的。

       “隐者大人您在外面吵闹什么呢?”教堂的门开了,一位脖子上有缝线的小姐把愚者和另外那个孩子提了起来。

       “正义小姐,你看看他,明明不是人还晚上在外面走,一定是有什么坏主意。”小隐者这样说道。

       “你才是坏孩子!我是个愚者!我明明是人啊!”愚者委屈屈的挥着小拳头,玫瑰花恹恹的低着头晃来晃去。

       被称为正义的小姐给愚者安排了个房间,这里有烧的旺旺的炉火和软乎乎的被褥,她还给了他一瓶热牛奶和一盘夹着黄油和芝士的面包。

       “狗,好久没睡这么舒服的地方了呢,她可真是和好心的小姐。”愚者把自己的牛奶分了一半给小狗,小狗蹭了蹭他的裤脚表示赞同。

       “就是今天那个孩子,太讨厌了,明天我们跟正义小姐道别之后就悄悄走吧。”

       “你才讨厌呢。”隐者举着灯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愚者的房间了。

       “嘿!又是你?”愚者往后退到了火炉边上。

       “正义她叫我来给你道歉,对不起。”

       “只是对不起可不行!”

       “那要怎么办?”

       “嗯......我想想。诶,我知道了,以后你给我玫瑰吧!只要能遇到我就给我一朵玫瑰!”

       “恩,好的。”

       “嘿嘿,这里暖呼呼的真舒服,你要来一块面包吗,有好多芝士呢。”

       “唔,好啊。”

       隐者放下手里的灯,坐在愚者边上大口大口的嚼着面包,吃的满嘴油乎乎的。愚者也开心的吃着,嘴角沾着面包屑和黄油末。

       “我说,我是隐者哦,你呢?”

       “我是愚者,不要小看我啊,我可是什么都知道哦。”

       “诶!!什么都知道吗?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什么是真正的自我呢?”

       “啊?这个吗?这个我可不知道呢,因为我是我呀。”

       “哎呀,果然这个还是要我自己一个人想呢。”

       “不过我能告诉你什么是本来哦,我就本来,本来就是我。”

       “我得自己想想呢。”

       两个小男孩聊了一夜,第二天愚者睡醒的时候身边窝着小狗和隐者,身上盖着厚厚的毛毯。愚者的玫瑰枯萎了,他想着得再去找一朵,于是叫醒了狗准备继续旅程了。

       隐者睡醒的时候愚者已经走掉了,他急急忙忙在教团后面摘了一堆玫瑰跑了出去,却没有看见愚者了,正义跟他说愚者是不会停止旅途的,但是他会歇一歇脚。

       于是隐者又拄着权杖提着灯在森林里一个人行走思考着,他常带着一朵玫瑰,思考着什么是真真的自我,等待着一次又一次的偶遇。

评论(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