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画或者写东西都是希望自己开心 有人喜欢我很开心没人看我也很开心 因为是用来满足自己的东西所以不会在意他人想法

Qvi_7

© Qvi_7 | Powered by LOFTER

遗失(15)

       “哥哥,怎么突然过来了?”幽在自家车库看见静雄倒也一点都不吃惊,依旧是那张面瘫脸,然后和那张面瘫脸一起出现的还有圣边琉璃——另一个面瘫。

       “幽,你没有事吧?”静雄挠了挠头,故作镇定的对幽说。

       “不知道哥哥是指的什么,总之就目前来看,唯一出的事就是哥哥打伤了狗仔翻进了我的车库。”说着的时候幽已经把静雄和圣边琉璃领进屋了,独尊丸蹭着静雄的裤管打转俨然是一副撒娇的样子。

       “嘛......没事就行,我就想来看看你。”静雄把独尊丸抱了起来轻轻地揉着它的头。

       “哥哥最近在干什么呢。”幽给静雄倒了一杯牛奶,给自己和圣边琉璃则拿了水。

       “我?我最近.......我最近在休息,啊不是,TOM先生给我放了假,他去意大利旅游了。” 静雄把独尊丸放到一边慌慌张张的解释到。

       “嗯,也好,哥哥你真的没有发生什么事吗?”幽静静的盯着静雄的脸,视线并不富含什么别的情绪,但是静雄总有些发虚。

       “诶......其实,我养、不是捡了只猫。”静雄撒谎了,独尊丸用头撞了一下静雄的手自己却摔倒了,然后就跑到圣边琉璃边上坐着去了。

       “嗯~~”幽这一声至少转了两个调,瞟了一眼独尊丸有种说不出来的意味。

       “就是看着蛮可怜的,好像是打架把腿弄断了。”静雄继续撒谎,幽喝了口水,眼神越来越奇怪了。

       “那哥哥带它去医院了吗?腿不方便的话一个人在家很难吧。不过你捡的那孩子应该没关系。”幽把独尊丸抱了起来慢慢的摸起来,静雄倒觉得这话怎么听怎么奇怪。

       “恩,那我还是先回去了,你要是出了什么事要告诉我。”静雄在玄关换鞋的时候这样子对幽说了。然后他慢慢往回走,越走越急。

        “跳蚤!”静雄没有带钥匙,被锁在门外进不去。他在外面按铃,但是临也怎么也不给他开门。终于在静雄敲了五分钟的门之后,静雄还是把门拆了。

       “死跳蚤!为什么不开门啊!”静雄对着漆黑的房子咆哮着,但没有人回应他,他下意识的想去开灯的时候,终于有声音回应了。

       “不要开灯。”声音很轻,位置听起来有点远,大概是在楼梯那边的位置。

       “跳蚤,你在干什么啊。”

       “我说不要开灯!”

       临也这句话是吼出来的,带着愤怒的味道。这一句话成功的拉回了静雄按在开关上的手,静雄愣住了。

       “小静你把门安好之后去吃点什么吧。”临也的声音又轻轻的了,似乎比刚才的位置稍微远了一些。

       “我说跳蚤你从刚才开始到底是在干什么。”

       “啪”的一声,静雄的手点亮了一整个房子,静雄看见临也了,在楼梯边上,离房门不远。临也就趴在地上,手撑着地板,随着静雄开灯的动作整个人都停在了那里。

       “我说小静,我不是叫你去吃点什么吗?”临也转过身,努力控制住脸上的表情扯动自己的嘴角。他的手扣着地板,左手小指的指甲断掉了。

       静雄的脑子里一瞬间炸开了很多事,以至于他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就那么愣愣的站在原地。

       “我不是叫你去吃饭吗!!!!”

       “我不是叫你放过我吗!!!”

       “我不是叫你不要带我回来吗!!!!”

       “我不是叫你去死吗!!!!”

       “IZAYA!!!”

       静雄把地上的临也抱进了自己怀里,临也挣扎的力气很小,不再似以前那般了。但还是拼尽全力在挣扎的,毫无章法的在静雄身上进行攻击。静雄只好把临也搂的再紧一点,他只觉得临也身上冷冰冰的,想把自己的体温分给他一点。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静雄就这样在临也耳边一句又一句的说着,直到临也渐渐有冷静下来的意思的时候,静雄已经把临也给勒红了。临也头靠在静雄颈窝渐渐的安静下来了,也许是他已经没有力气了,就那么静静的靠着,静雄把他抱回房间的时候也没什么多余的反应。静雄抱着临也坐在地上之前临也滚下床的地方,用被子把临也包起来然后轻轻的揉着临也的手肘,临也的手肘似乎是磨破了皮,前臂内侧也是红红的。

       “明天,不是,等你睡醒了我们去买轮椅吧。”

       “我会守在你身边的。”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