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画或者写东西都是希望自己开心 有人喜欢我很开心没人看我也很开心 因为是用来满足自己的东西所以不会在意他人想法

Qvi_7

© Qvi_7 | Powered by LOFTER

加藤君的一天

1,ooc也许

2,gaku 神威乐步;kai 加藤海人(kato kaito你们就当我恶趣味吧)

3,也许并看不出谈恋爱

4,对我是个小学生

以上没关系的话请食用


       

       今天的你依旧是迟到了。

       湿漉漉的你站在后门的位置,连睫毛上都托着水珠。我听见我后面的人在窃窃私语,他们又开始讨论你了。老师比我想象的更加关心你,所以你这周第三次在第一节课就进了保健室。我下课的时候去看过你,你穿着湿衣服坐在床边,头低低的打着盹。我知道你早就感冒了,但是你自己却没有自觉,你应该在家里裹着被子好好的休息才对。



        “本思已忘怀 徒留侬身 莫非君之遗物”铅笔画在纸上的痕迹在句号之前没有了,最后的句号是由笔头划在纸上的压痕完成的。海人很庆幸他的活动铅笔芯空在最后这一句上,因为他找不到笔盒里原本应该存在的笔芯了。在第一节课之后。

       海人揉了揉眼睛,隔着有些长了的刘海往窗外看了一眼。

       “已经春天了呀。”他小声的嘟囔了一句,发现学校的山茶花已经开了。

       虽然是下课,海人依旧是安静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用胶带沾着一些碎纸。他专注的拼着碎纸就像拼一幅拼图,先拼成一个小部分然后用胶带连结起来组成一个较为完整的部件,然后将这个部件放在一边整整齐齐的和之前拼好的叠放在一起再着手于下一个部分。这种时候会有别的什么人不小心撞到他的桌子然后把碎纸片弄掉,他就又慢悠悠的捡起来一点一点的重新开始拼。

       一直到上课他才会暂时停下来,换支笔换本书然后等下课他又开始。海人并不怎么喜欢活动,他总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除了中午和室外课。一般中午的时候海人就不见了,没人知道他在哪然后等中午的午休一过他又会准点的回来。

       然后这又是一个中午,海人和往常一样坐在学校植物园后面的草丛里把玩这自己的手机吊坠,那是个小小的魔方,拼好之后就是一个蓝色的小圆球。他速度很快,几秒钟之内就能迅速的复原再打散再复原再打散。

       不过今天他似乎有些吃力,不一会他就躺下来了。他倒也不在意湿衣服沾了许多铁线蕨的叶子和碎土,就直接躺了下去小心翼翼的闭上了眼睛,然后就睡着了。

       “海人啊,你不要睡在这种地方啊。”迷迷糊糊之间,海人似乎似乎是听到了谁叫自己,他想睁开眼睛看看,但是眼皮太沉了压得他没法动弹。

       “你要是死掉了该怎么办?”那个声音还在跟海人说话。不过海人也就只听到这一句了,因为他又睡过去了。

       那个人也没有再说什么了,隔着灌木丛低头看着睡着的海人,他伸手摸了摸海人的脸,海人微冷的体温似乎很合他的心意,他笑了笑就走开了。

       “加藤君,加藤君,听得到我说话吗?”

       海人是被老师叫醒的,他穿着干燥的衣服躺在保健室的床上,边上坐着保健室的老师,手背上插着针。海人并不敏感疼痛这种感觉,所以等他觉得头疼和手疼已经是老师给他拔了针离开之后的事情了。

       “加藤君躺一会就可以回去了,湿衣服已经换下来烘干了,这个药一天吃两次一周之后差不多你就没事了。”

       海人伸手把药片丢到了垃圾桶里,他看了眼墙上的钟,已经是下午三点了,学校正要放学了,他坐起身来有些厌恶的脱下了身上的运动衫,然后光着身子拿起床头自己已经干了的衣服穿了起来,但是他没有穿衬衫,他把衬衫也丢进了垃圾桶里。

       海人是猫着腰偷偷溜走的,没有惊动在看连续剧的老师,他走的很急,领口的风纪扣并没有扣得那么严实,等他回到班上时扣子已经开了两颗了,他有些急躁的收拾着自己的东西,连笔盒都没合紧就塞进了自己的包里。

       “加藤,今天你要做值日。”有人叫住了背着包准备离开的海人,海人愣了愣,然后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海人在空荡荡的教室里擦掉了黑板上最后的文字——“小林 菊”,他擦干净了手提着包准备回去,但是他似乎是看到了什么愣了一会,然后拿了把椅子放到黑板面前站了上去,他伸手往黑板最上面摸索了一会,然后抓住了什么,他拿到眼前,是几枚扎进指尖的珠针和一管不见了的活动铅笔芯。

       “好疼。”海人看着自己的手,一边把针抽出来一边说道,那声音微乎其微。他把椅子擦干净放回去之后提着包就离开了。

       海人下楼梯的时候踩到了空瓶子摔倒了,他从楼梯上滚了下去把额头撞破了。

       “为什么你不穿衬衫呢?”被问到这句话的时候海人已经在换鞋了,那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海人身后的,一只手臂上搭着一件衬衫和运动衫,似乎是要放回柜子里的样子。

       “谢谢你的衣服。”海人的声音闷闷的,他踢了踢鞋子想让脚更舒服一点,却因此疼得摔在了地上。

       “我说,为什么海人不穿衬衫呢。”海人的鞋被那个人脱了下来,海人的袜子上沾了一点红色的东西,那人从海人的鞋上拔下了一根针。

       “谢谢你......”海人想把脚抽回来赶紧离开,现在指尖和脚尖的疼痛感都已经传达到了。

       “海人你总是比别人慢一点,那可不行,海人你告诉我,为什么你不穿衬衫呢。”他似乎并没有松开海人脚的意思,反而低头给海人把鞋子穿了上去,他姿势很低,紫色的长发都洒在了地上。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求求你神威君,让我走吧。”

       

       

①思ひきやありて忘れぬおのが身を君が形见になさむ物とは【本思已忘怀 徒留侬身 莫非君之遗物】

   我徒留于这世间的躯体,也不过是你的遗物。——和泉式部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