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画或者写东西都是希望自己开心 有人喜欢我很开心没人看我也很开心 因为是用来满足自己的东西所以不会在意他人想法

Qvi_7

© Qvi_7 | Powered by LOFTER

遗失(14)

        你有没有张开双臂去拥抱风?



       静雄坐在临也床前看着一本绘本,这还是顺手从临也之前那个安全屋里捎出来的,某一页的边角还被静雄捏破了。

       静雄似乎很中意这本绘本,因此对弄坏书页一直很惭愧。不过临也要是知道了也不会开心到哪里去,毕竟这是临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初版。

       临也躺在床上睡得很沉,他是真的睡着了,今天的运动量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过于累了。从东京都厅跑回来的这一路静雄还是没能给临也买轮椅,他们甩掉那群人回到临也的房子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临也被静雄放下来的时候坐在玄关就睡着了,还是静雄把他背到床上去的,现在他呼吸平缓,侧着头整个人陷进柔软的被褥里。静雄的视线越过书页上方看着临也的睡脸,然后又低下头看手里的绘本,手指不自觉地在书页的上角轻轻地摩擦着。

       “唔。”临也轻轻哼了一声,翻了个身把被子紧了紧,静雄以为临也是醒了起身看了看却只看到了蜷起来的一团。

       静雄似乎是有些丧气的又坐了回去。

       “小静,你要把我放下来去抱一抱风。”

       “哈?这种时候你在说什么?”

       “像这种单细胞小静,我以后还是少跟你说这种事比较好。”

       静雄莫名其妙就想起来了跑回来的路上临也趴在他肩膀上说的话,静雄想了想就起身去了阳台。他推开了阳台的窗户,此时并没有风,他只好看看窗外转身又回去了。等再回到临也房间的时候临也裹着被子靠着床的最侧边睡的差不多也就差一厘米就要到床底下了。

       静雄把临也抱了起来往中间推了推,用手指把他皱着的眉头揉松。

       “我想试着去明白你在想什么,”静雄盯着临也的睡脸,他凑得有些近,甚至能看得清临也脸脸上细细的绒毛。

       “但是我暂时还不能全明白,所以你要是能学着告诉我就好了。”

       “恩”临也忽然说道,静雄先是楞了一下然后轻轻笑了笑。临也其实还没有睡醒,刚刚那句话也不过是梦话罢了。

       静雄现在在想追他们的那群人,如果那些人是要抓临也,却自始至终就没有闯进房子的意思。他们在担心什么呢,静雄始终想不通这一点。

       此时静雄的手机响了,来电显示是幽。

       “幽,怎么突然打电话。”

       “抱歉呀平和岛先生,我不是你弟弟呀。”

       “啊,是你啊。”

       “平和岛先生不担心幽平先生的安全吗”

       “那么,你在死之前准备告诉我些什么呢。”

       “哎呀,静雄你真是一点也不可爱。”

       “用你常说的一句话,以后请都不要在池袋出现咯。”

       “咚!”

       静雄的电话在被挂断之后一拳砸在墙上的同时临也也终于滚到了地板上。

       “临也我现在要去池袋。”

       “小静我可不是每天要求妻子出门都要报备的那种丈夫哦。”临也坐在地上揉了揉肩膀,并不在意静雄再说什么。

       静雄也没多说什么就直接走了,临也伴着静雄关门的声音伸手在床头柜上摸了摸,在摸到自己的衣服之后掏出了手机按了几下,似乎是给谁发了一条简讯。

       “小静怎么永远都不记别人说的话呢?”

       “不过单细胞动物的脑子也的确考虑不了太多东西。”

       临也坐在地上发了一会呆,他爬了两步像是要找什么的样子看起来似乎并没有找到于是他又坐回了原地,然后他抬头往门口的方向嗅了嗅。

       “有风的味道啊。”临也喃喃自语道。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