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画或者写东西都是希望自己开心 有人喜欢我很开心没人看我也很开心 因为是用来满足自己的东西所以不会在意他人想法

Qvi_7

© Qvi_7 | Powered by LOFTER

遗失(13)补完

       大白天,一个20多岁的男人抱着另一个20多岁男人一路从京王商场跑到东京都厅的确是够有视觉冲击力的,临也倒也考虑过丢不丢人的问题,不过当脸颊被不知道什么东西划伤的时候他选择先把这个问题丢到北海道。

       “看来那些人还没胆子追到这里来。”静雄在电梯里终于是把气喘顺过来了,同时他也发现了电梯里人们诧异的眼光。

       “小静,回去之后要赔我轮椅呀,我的轮椅可是很贵的。”临也伸出一只摸了一下脸上的伤口,没有出血还好就是有点疼。

       “真是的,明明现在是旅游的淡季,怎么还有这么多游客呢?人类真是对外界充满了好奇的生物呢。”

       “不过我最喜欢人类了,什么样的人类都喜欢。当然最讨厌小静了。”

       “不想丢人现眼就不要说什么[小静左手进电梯上展望台。]这种话啊。”静雄把临也滑下肩膀的外套往上拉了拉,看了眼临也的脸。

       “啊啊~区区一个小静,是没有来展望台看过吧。”临也话题转移的有些突兀,但是还是蛮有用的。

       “切,死跳蚤!我是来过的!”静雄小时候是和家人过来观光过,不过也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因为周围人的目光实在是太刺眼了,所以两个人现在坐在了展望台的CAFE。静雄翻了翻口袋,有点肉疼的点了两杯拿铁和一份蜂蜜蛋糕。

       现在两位完全没有了之前狼狈的样子,静雄理了理衣服,临也除了脸上的红痕以外也一切正常。说起来如果静雄/临也是女生的话,在外人看来倒有点像约会的情侣了。

       “跳蚤你是真的一把刀都没有了?”静雄狠狠的咬了口蛋糕靠着椅背打量着临也的侧脸。

       “所以说小静你是单细胞,我要是还有刀,楼下自卫队和安检门就要请我去喝咖啡了。”临也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摸索着给自己扣上了一粒扣子。

       “那我们俩估计就要从45楼跳下去才能出去了”静反莫名的松了口气的感觉。

       “小静,现在天气好吗?”

       “嗯?天气?挺好的,天很蓝。”

       “小静,你去那边窗口看看。”

       小静顺着临也手指的方向看了看,因为被游客挡住并看不清什么,于是他起身走了过去,透过玻璃看见的是湛蓝的天空和轻纱一般的云,往下看最近的是新宿中心公园,视线以这里为起点往前滑动,离开浅灰色的城市高楼之后可以很窥视到一点点绿色,然后往上看,此时的富士山不知是山顶还未积雪还是被云挡住了,像是被咬掉了尖角的富士山蛋糕,在云层身后若隐若现。

       “跳蚤!这里可以看到富士山!”静雄像个小孩子一样兴冲冲的走回临也身边。

       “是吗?那今天天气真得不错呢”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到了吃蛋糕的叉子,手指细细的贝壳图案的柄上磨蹭着。

       “我和幽还有父母以前来的时候是没有看见过的,为什么这次就看见了。”静雄似乎有些苦恼。

       “呐,小静,所谓千载难逢呢就是不容易遇到的意思,所以呢,今天很幸运哦。”临也的手指灵活的转弄着手里的叉子,睁开了眼睛对上了静雄的视线。

       “看过难得一见的东西之后,小静,我们又要跑起来咯。”临也握紧了手里叉子身体往前倾,静雄看着临也没有焦距的眼睛伸手捏了捏临也的鼻子轻轻的笑了起来。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