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画或者写东西都是希望自己开心 有人喜欢我很开心没人看我也很开心 因为是用来满足自己的东西所以不会在意他人想法

Qvi_7

© Qvi_7 | Powered by LOFTER

痛并渴痛

用了真名,无关三次。

我就想产点粮要是发生不好的事我会删掉的,不当搞事的脚本。QvQ

俞仕尧 X 张弛

>黑化绝X先天性无痛症鹅。

       先天性无痛症十分罕见是一种遗传性感觉自律神经障。这种疾病类型的患者,其痛感的传导受到阻滞,即丧失了痛觉,但智力及冷热、震动、运动感知等感觉能力则发育正常。



       张驰早上醒来的时候觉得晕晕乎乎的,正准备坐起来的时候被身边的人又拉了回去。

       “鹅,你再睡一会。”俞仕尧迷迷糊糊的搂着张驰的腰,他从枕头边上摸到了手机看了眼发现才六点不到于是准备再睡一会。

       “年轻人,早起早睡身体好你知不知道。”张驰有点无奈的看着俞仕尧,他现在清醒过来之后倒是想去吃点东西或者干点什么,但是无奈俞仕尧把自己搂的很紧,他是一点动的办法都没有,于是索性就又躺下了。
       这一躺下没多久,张驰倒是被顺毛顺着顺着又睡着了。

       俞仕尧这会儿反而睡不着了,他把张弛翻了一下背朝自己,从床头柜上摸到了眼镜戴上之后又从抽屉里拿了瓶双氧水和一只百多邦。俞仕尧把张驰有些长了的头发撩上去,小心翼翼的揭开了贴在张驰后颈的一块纱布,纱布下面的伤还是看得出有些严重的,似乎是被谁撕咬过一样,不过好在已经结痂了。俞仕尧给张驰换好药之后又把他翻过了过来面朝自己,他垂着眼睛看着张驰的睡脸,然后又转过头看了看身后的衣柜,大概就是这样呆坐了两三分钟,张驰似乎是因为冷风灌进了被子觉得有点冷往被子里又缩了缩才把俞仕尧的意识给抓回来,俞仕尧拍了拍自己的脸又躺了下去。

       张驰睡醒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俞仕尧似乎是出去了,他穿好衣服刚刚拉开窗帘被关闪的又立马关上了。最近张驰其实总觉得头晕,但是介于俞仕尧每晚的辛苦劳作倒也不是什么想不通的事情,不过影响直播就不太好了,张驰想着等会等俞仕尧回来了一定要好好跟他谈谈。

       说曹操,曹操就到了,俞仕尧进门的时候眼镜上全是白雾,他手里提着什么一只手撑着门框有些费力的在拖鞋。

       “嗨呀鹅,你已经醒啦!”俞仕尧展开一个相当灿烂的笑,看起来就像看到主人的大金毛,说着张驰脑子里“等他回来跟他谈一谈”这件事就自己不见了。

       “哎呀,你不知道那个老板有多好,我买早饭还给我多送了袋豆浆。诶你快点来吃啊。”俞仕尧把大衣搭在餐桌的一张椅子上小心翼翼的把粥和焦圈儿①拿出来,然后去厨房把豆浆倒进杯子里。

       “那个老板肯定是被李的美色诱惑了,每次我去她都不爱搭理我的,老咯,想当年我也是武汉第一帅。”张驰拿勺子的时候还恍恍惚惚的,不过嘴上还是在跟俞仕尧贫。

       “谁说的,我鹅最帅,我不是每天都沉迷搞鹅不可呜呜呜........”俞仕尧话还没说完就被张驰一个焦圈儿塞嘴里了,张驰假正紧的咳了一声低头慢慢吃自己的粥。

       “我说小同学,你这天天就给我喝粥,你要是想成佛能先戒色不,别先忌荤腥啊。”张驰想起自己喝了这快一星期的粥忍不住对俞仕尧吐槽。

       “咳......早上不是你说要健康生活吗。”俞仕尧被呛得一整块皮蛋直接滑进了喉咙里、

       “中午吃肉,我都一星期没吃肉了,你这样是虐待老年人懂不懂,嗯?”张驰恶狠狠的咬了一口手里的焦圈儿。此时俞仕尧从镜片上面抬眼看他的样子有点蠢,逗得张驰也忍不住笑了一声。

       “好好好,那你做饭,我去买菜。”俞仕尧抿了一口豆浆,盯着张驰吃饭。

       在确认张驰连豆浆都喝的一滴不剩的时候他才起身收拾碗碟,张驰直接回了房间准备看会电影然后准备下午直播点东西,但是看电影没看多久张驰就犯困,再等俞仕尧回房间的时候张驰又睡着了。

       “嗨呀,张先生。”俞仕尧有些宠溺的笑着看着靠着电竞椅睡着的张驰,他把张驰就着椅子转向自己,从自己那边床头柜的抽屉了里拿出了一堆药片然后用嘴喂给了正睡着的张驰。

       “还有一星期,还有一星期就不给你吃这些了。”俞仕尧抱着张驰一个人念叨着,他抚摸着张驰后颈的伤口,适当的调养还是看的出效果的,伤口已经结了痂,不过以后留疤是肯定避免不了的。

       俞仕尧看着张驰,上一秒还是充满爱意,下一秒却又像盯住青蛙的蛇。

       他知道张驰的病,早就知道的。他很开心,因为他可以肆无忌惮的在张驰身上刻上自己的标记,在张驰和别人见面的时候、在张驰被粉丝表白的时候、在张驰丢下他专心做视频的时候,他嫉妒的发疯,这时候他就想,“我得让别人知道你是我一个人的。”

       

       

       张驰早上醒来的时候觉得迷迷糊糊的,他觉得喉咙很干。张驰想下床去倒杯水喝却被身边的俞仕尧搂了回去。

       “鹅,这才早上六点呢。”

       “年轻人,我就去喝口水。”

       “那你睡着吧,我给你去倒。”

       张驰喝着水的时候觉得嘴里苦苦的,他倒也是没在意什么,絮絮叨叨念叨了一会让俞仕尧两点叫他起来直播就睡着了。俞仕尧把张驰翻了过来背对自己,张驰脖子后面那个伤口已经好了,只不过留下了快深深的疤。

       “好的,两点叫你起来。”俞仕尧细细的亲吻着那块疤痕,靠着张驰愉快的闭上了眼睛。

评论(3)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