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画或者写东西都是希望自己开心 有人喜欢我很开心没人看我也很开心 因为是用来满足自己的东西所以不会在意他人想法

Qvi_7

© Qvi_7 | Powered by LOFTER

点文(1)

十三年后静X来良临

注:①因为是想写临死后十三年静所以性格会发生改变

      ②临也死亡

      ③临死前两人已经确认恋爱关系

      ④临也死亡原因属于意外事故

      ⑤ooc大概+小学生文笔+so短

以上没关系的话感谢食用,祝食用愉快






      今天静雄喝的有点多,他从居酒屋出来提着一小盒寿司在路上走得摇摇晃晃的。池袋冬天的夜晚还是很热闹的,下班之后的男男女女们喝的醉醺醺的三五成群的在路上说说笑笑,一改白天的正经模样。说起来静雄已经不再染金发了,十三年间他又变回了原来的黑发,他也不老发火丢自动贩卖机了,整个人都平静下来和他的名字越来越像了。

      静雄回家躺倒在床上,出神的望着自己买回来的那一小盒寿司。从那一天之后的每年这个日子,他都会不自觉的买这样一盒寿司,然后放在桌上看上一晚上。今年他也这样,喝的醉醺醺的看着。他喝的太醉了,以至于出现了幻觉。恍惚之间他看到一双手打开了寿司盒子,撕开一小袋酱油倒在小碟子里然后拿了一块寿司沾了沾酱油送到了自己嘴巴边上,他咬了一口,金枪鱼已经不太新鲜了不过酱油的味道还是很好的,他努力地想抬眼看看这双手的主人,不过也只是在看见一双红通通的眼睛后就迅速失去意识了。

      “池袋,池袋站”

      静雄是被地铁的声音叫醒的,醒来之后的静雄发现自己还穿着昨晚的衣服,大衣左口袋里还留着买完寿司找的五千块钱和快空掉的万宝路。静雄有点懵,他并没有关于起床的记忆,所以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的地铁站。他走到平时出的地铁口时却发现那个口并不存在,连上去的楼梯口都不见了,等静雄好不容易出去之后他发现了,这并不是他睡着之前的池袋,而是他读书时期的池袋,而他发现的原因很简单,他刚走出去地铁口就看见一个穿着改制制服的黑发少年一边笑着一边跑了过去,而后面跟着怒气冲冲的金发少年。

      “I~ZA~YA!!!!!”

      两位静雄的声音重合了跟随在临也身后,静雄就这么跟着原来的自己追着原来的临也一路跑到了来良高中,然后两位静雄都在某个拐角把临也追丢了。静雄看了看身边喘着气暗骂临也的自己,忽然就回忆起来了点什么。

      “啊,是这天啊。”静雄揉了揉头望着年少的自己远去的背影。

      也许是因为静雄不属于这个时间空间吧,没有人能看到静雄,于是静雄大咧咧的在上课的时候推开了临也教室的门,走到临也面前盯着他。临也此时正在写着点什么,静雄走近了一点想看看清楚,但是却怎么看也看不清。

      “这一定是在做梦。”静雄这样想着,伸手捏了捏临也的脸,他感受得到,临也偏冷的体温和细腻的皮肤,就和以前很多次触摸过的一样,真实的又不似梦境。

      临也并没有什么反应,手上飞快的写着,看的出来他很开心,笑的时候眉头都松开了。

      静雄就这样看着临也,看到他下课,然后跟着他四处走。临也的活动过于丰富了,静雄听不清他和别人的对话也看不清他手里拿的写的密密麻麻的纸,但是他还是很有耐心的跟在临也身后,看他和一些学生交易什么或者和新罗门田谈论什么,甚至在临也找自己麻烦的时候他也饶有兴趣的看着因为打不着临也而大吼的自己。

      “我啊,是爱着全人类的,但是狗这种动物果然还是很讨厌。”这是静雄能听清的临也说的第一句话,临也这时是蹲在学校的草丛里躲开一条不知道哪来的狗,静雄是知道原因的所以忍不住笑了出来,此时临也却像是察觉了什么时候迅速转头锁定静雄所在的位置,静雄被盯得浑身不舒服,终于临也耸了耸肩站了起来走掉了。

      “喂,死跳蚤,你刚刚是看见我了吗。”这是静雄在临也趴在天台上观察人类的时候说的,静雄伸手压住临也被风吹乱的头发,熟悉的触感让他又一次质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静雄忽然有点生气,因为他太久没有听见临也说话了,所以他报复般的用力把临也的头发揉乱,临也此时只觉得风有点大伸手理了理头发,两人的手碰到一起的时候静雄被吓了一跳,在他记忆里最近的一次这双手还是冰冷的,而现在这双手却是温热的。

      “是梦也好吧,我都快不记得你身上的臭味了。”

      “跳蚤啊,你能把你爱人类花的精力稍微余出来一点给你自己,我是不是也不会追着你那么久了。”

      静雄说这些话的时候临也难得的躺在天台上晒着太阳睡着了,阳光像是透过了临也的皮肤洒在了地上,临也在睡梦中轻轻地笑着,他似乎是觉得很舒服的样子,也许是梦见了什么好事吧,这样的临也静雄也不是没见过,只不过是太久不见他都快忘了。

      说起来静雄是记得接下来发生的事的,他看了看表,心说时间要到了就看着天台的门,没多久门就被推开了,年轻的静雄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牛奶和炒面面包。

      “接下来我会切一声说一句‘死跳蚤臭死了’,然后坐到一边把吃的吃完。”

      “然后我走了过来,看着跳蚤的脸,考虑是不是趁他没法蹦蹦跳跳的时候狠揍他一顿。”

      “接着我蹲了下来,忽然就思考是不是要吻你,也许是你太好看了,所以我突然就不想打你了。”

      “然后我逃走了,带着对自己这种想法的厌恶和恐惧,是啊,我一直是害怕的,我总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会跑到哪个我找不到的地方去。”

      “你根本不会表达你自己的情绪,明明你是那么寂寞的人是不是?”

      “我说,临也老弟,我可以吻你吗?”

      静雄亲吻了临也的额头,带着阳光和他身上来自十年后的气息。对于静雄来说这是一个十多年前未完成的吻,仅仅只是额头也足了,至少不再那么遗憾了是不是,他失去临也已经失去的太久了,他曾经也经历过、感受过临也复杂却又单纯的感情,只不过太久了,他要快要开始忘了。他也许是还在害怕吧,害怕亲吻了嘴唇会确定这是一场梦,因为他已经快不记得临也嘴唇的温度了。

      “小静......”临也摸了摸自己被吻的额头梦呓着。

      “喂跳蚤,你是刚刚在叫我吗?”静雄笑着站了起来,却转身跑到了栏杆边跨到了外面。

      “我已经快把你全忘了,所以在彻底找不到你之前,我得好好的去追你了。”静雄有些怀念的长舒一口气,然后纵身从天台跳了下去,也就在同时,临也从睡梦中醒来了,他眨了眨眼睛,一只手摸了摸额头,看着天空的太阳抱怨起来。

      “什么嘛,这不是和小静的头发一样吗。真是的,午睡梦到小静看来我今天也是要倒霉了。”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撒到卧室的地板上,静雄揉着眼睛醒了过来,他的头发被光照成了金黄色,似乎是变回了原来染发时的样子。桌上的寿司盒子被打开了,酱油规规矩矩的躺在小碟子里反着漂亮的光,静雄对着少了一块寿司的寿司盒子发了会儿呆就起身去洗手间洗漱了,他一边穿马甲的时候一边想着今天一定要去一趟理发店把头发染成金色这件事。

      “虽然你再见到我的时候一定能认出来我,但是我还是希望能像你还在的时候那样去见你。”

      “所以这次你不要跑的太快了,我要过来追你了。”





      

      


评论(1)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