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画或者写东西都是希望自己开心 有人喜欢我很开心没人看我也很开心 因为是用来满足自己的东西所以不会在意他人想法

Qvi_7

© Qvi_7 | Powered by LOFTER

遗失(12补完)

像我这种人的文还有人在追是真的感谢,是认真的在感谢。

PS.1我不知道和谐词是哪些就全部打字母了。

     2因为是补完所以很短。

     3感谢抓虫纠错。

       人们都很容易在自己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养成一些习惯,好习惯或坏习惯,一天两天的这样就慢慢养成了,然后有天某个人忽然像你提起,你才会忽然意识到。

       “啊,是这样啊”会这样反应。

       静雄现在是在装睡,临也手指头动第一下的时候他就睁开眼睛了,他看见临也躺在自己身边安安静静的靠着自己的颈窝,自己的手还握着临也的手,静雄觉得有些莫名的满足,但是此时的不知所措更大于这种满足感,不过因为临也活动手指带来的动作带给自己的细微触感让静雄的平静了下来,这个时候满足感又战胜了不知所措。

       而临也现在却全身都在疼,除了腿之外。

       静雄一向是懒得想清楚一些事的,特别是自己已经做完了的。临也一向是会把所有事情都想清楚的,特别是准备要做的。

       “小静,按昨天的行为你这是算故意伤害和QJ的。”临也被握住的手总算是从麻痹中恢复了一点了,他的小声嘀咕意外的带着一点恶劣笑意,煞有真要打官司告的静雄倾家荡产的意思。

       “不过看在你是个单细胞低级生物的份上我就原谅你了。”临也侧过脸,在静雄颈窝轻轻地吻了一下。

       临也大概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不过静雄是知道的,因为他就这么一直看着临也,假装自己是睡着的。他并不对这种窥视行为有任何的负罪心理,对他来说这是了解临也的方式,在临也失明之后他见到了很多他想知道的这个人的样子,他满足于此。

       大概过了几分钟,静雄松开了临也那只被握的发白的手,他翻了个身撑在临也上方看着临也的脸。大概是因为太累了,临也居然睡熟过去了,他眉头松开嘴巴也微张着。静雄看了一会就起身准备去洗个澡,他给临也扯了扯被子,有些抱歉的看着临也身上大大小小的淤青,不过意外的,一向传统的静雄并没有对这场性爱感到什么不妥帖的地方,他觉得这是正常并普通的行为,不在乎到他刷牙的时候已经在想中午吃什么了。

       “呐,我说小静,我可不是需要清洗的消防栓啊。”就在他给临也擦身体的时候临也醒来了,还是疼醒的,静雄的动作不止拉扯到临也下体,而且还刺激着他上身的淤青。

       “哈,要是你是消防栓就好了,还不用这么麻烦。”静雄稍微放轻了手上的动作,擦完之后就扶着临也坐了起来。

       也就在此时,临也忽然感到身下的异样,那是当然的,昨天的东西并没有清出来是不是。

       “我说,这位草履虫志愿者,可以让我去洗澡吗”

       “如果你确定不用我帮忙的话。”

       “那就这样说,家内①,请收拾下浴室,我要洗澡。”

       “啧,死跳蚤!”

       临也被静雄扛到浴室算是他们这一天的开始,但是对于池袋这一天的开始来说他们俩实在是有些晚了,所以有些计划也在慢慢的成型了。

       来看看池袋的大家在干什么。

       类似学生们,此时已经在上第四堂课了。

       类似白领们,已经在准备赶好进度然后考虑中午是吃泡面还是出去吃了。

       类似年迈的老人们,已经在做饭或者吃上了。

       有些人比较特殊。

       比如有几位还在文库扫本,男性向女性向一律先拿了再说

       比如有位医生正和一位妖精讨论DVD和他谁比较重要

       比如有位先生正一边熬粥一边谈生意

       比如有位小姐正准备在监督一种新药的研制。

       ......

       池袋的一天就这样普通又不普通的运作着,曾经有个人凌驾于众人之上,每天乐此不疲的观赏着人们。不过现在他消失了,一部分人嚎啕大哭,一部分人庆幸。可是就算这样,还是有些深思熟虑的人在想着关于他的一些别的东西,他们深知何为平衡,而现在,消失了一块砝码之后天平彻底倾斜了。

       于是他们这样决定着。

       “那就让他也消逝吧。”

补充:①家内,日语 日本丈夫对妻子的一种称呼 一般是对外人谈及自己家庭才会用的比较正式的形式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