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画或者写东西都是希望自己开心 有人喜欢我很开心没人看我也很开心 因为是用来满足自己的东西所以不会在意他人想法

Qvi_7

© Qvi_7 | Powered by LOFTER

遗失(12的一部分)

       锅子看着煮的也差不多了,静雄顺势就夹了片莴苣咬了一口,觉得还行就招呼着临也吃,临也坐的位置离锅子有点近,热气熏得他鼻子不太舒服于是他往后靠了靠把筷子放在了桌子上。

       “小静,要关爱病人呀。我可看不见要吃的东西。” 

       静雄此时嘴巴里嚼着一块牛肉被烫得不行,他想了想,捞了片午餐肉用筷子分成两半放在临也面前的小碟子里。临也耸了耸肩,心说静雄果然不会体贴人,他伸手在桌子上摸到了筷子尝试着去夹那块肉,嘴唇边却传来了热气。

       “喂跳蚤,你自己吹吹。”静雄夹着半片午餐肉对临也说道,临也嘴角勾了勾,很听话的吹了口,然后小心的咬了一口静雄送过来的食物。

       “小静你是小孩子吗,居然会买汉午餐肉。”临也咽下了嘴里的肉,开始找静雄的乐子。

       “死跳蚤,吃你的,哪那么多话。”静雄倒也没有生气,给自己夹了个丸子,也没看是什么丸子就往嘴巴里塞,然后自然被丸子里的肉汁烫的不停喘气。

       虽然说是临也提议吃火锅,但事实上他并没有吃太多,多半时间是一只手拿着筷子安静的坐在那沉浸在静雄吃饭的声响和他的自言自语里。静雄在临也面前的小碟子里俨然已经造出了一个“食物堡”,并且他还有继续加高的意向。

       “喂,跳蚤,你不吃吗。”大概是静雄发现锅里夹不出什么的时候他终于注意到了临也面前的建筑物。

       “小静,你这样是要被劈腿的哦。”临也用筷子指向静雄声音发出来的方向,他听到的方向。

       “切,死跳蚤像你这样早就被甩了。”静雄移了移位置坐到了临也筷子面前,他开始用筷子把临也面前的小城堡一点一点的分成小块然后往临也嘴巴边上送,临也吃的并不多,小城堡仅仅被消灭了不到三分之一,再静雄再一次举起筷子的时候,临也抓住了静雄的手往回一拐,筷子夹着一片牛肉戳到了静雄的嘴角。

       然后静雄侧过脸张开嘴,咬下了筷子上的牛肉。

       接着,不知道为什么,就是那么顺利成章的发生了。

       静雄压下了临也的手,用自己的手指卡进临也的指缝间,他的力气从未允许过临也有任何挣扎动作,两人十指交扣,静雄的嘴压到了临也的嘴唇上。

       临也被从轮椅上拖了下来,他的一只手臂撞到了桌子,仅被吃掉三分之一不到的“小城堡”因为桌子的震动倒塌了。静雄没有松开临也的手,他把临也压在桌子和沙发之间的空地上,黑色的长毛地毯与临也的头发融为一体,静雄一只手捏着临也的肩膀,他压在临也身上,几乎把临也整个人镶进地毯里。

       仅仅只是嘴唇贴着嘴唇临也也喘不过气了,他下意识的张开嘴,与此同时他也反应过来他的失策给了静雄可趁之机,甚至他在呼吸不畅之前脑子里还想着“静雄明明没交过女朋友为什么会懂这么多”这件事。怪物的肺活量并不是临也可以承受的,他想把静雄缠着自己的舌头抵出去喘口气,但是他越反抗静雄缠的就越紧,终于在临也窒息之前静雄离开了临也的嘴巴,临也像溺水之人一样大口的呼吸着空气,头发因为汗水贴着脸颊,脸上因为缺氧的原因不自然的泛红,他与静雄交握的那只手被捏的发白,他甚至觉得自己又要断一只手了。

       静雄始终没有松开这只手,在之后的亲吻也好,拥抱也好,临也在他身下一边哭一边求他轻一点的时候他也只是用空余的手揽过临也的腰让他更贴近自己一点,直到结束的时候,两人躺在床上,临也那只被握住的手也不曾被松开过。

       作为情人,静雄的确太不温柔了,临也被做晕过去然后早上又被疼醒,要是他看得见,他会发现自己疼是因为身上除了静雄留下的印记之外还有静雄无意间留给他的淤青,除了双腿之外临也全身都在疼不论是里面还是外面。

       临也尝试活动了一下自己被紧握住的手,他只能轻轻地动一动手指以此恢复知觉。他感受着静雄的手,炙热又粗糙的触感。


评论(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