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画或者写东西都是希望自己开心 有人喜欢我很开心没人看我也很开心 因为是用来满足自己的东西所以不会在意他人想法

Qvi_7

© Qvi_7 | Powered by LOFTER

来着哥哥的回忆(1)

       源氏小的时候其实并不得半藏的喜欢,半藏嫌弟弟太闹腾不思进取但是又不得不端着兄长的架子,源氏倒是想多和哥哥一起玩,所以三天两头跟着半藏“哥哥”“哥哥”的叫,然后有事没事就会到哥哥那里受一顿教训。

       兄弟俩的性格一点儿都不像,岛田家主为此也头疼的枕着自己夫人的膝盖抱怨好久,岛田夫人也只是笑,然后叫下人准备点茶水点心自己这里和两兄弟那各送一份。

       “我可以跟哥哥换个团子吗?”半藏这时候是在练字,他抬眼看了看自己那个愚蠢的弟弟,这小家伙端着一小碟蓝色的团子站在自己面前脸憋得红红的似乎是在忍耐什么。

       “你都拿去吧。”半藏又垂下了眼睛开始写字。

       “哥哥的痣削得尊吼看。” 源氏嘴里含着团子含糊不清的说着,他站在半藏身边看眼睛都发光了。

       “你要是每日勤于功课自然也能写得好看。”半藏索性放下了笔,正襟危坐地看着吃团子的源氏。源氏这是年纪小脸本来就肉肉的嘴里还含着团子倒是弄得自己像个团子。

       “老师们都板着脸,而且念书一点也不有趣。”源氏又吃了一口手里的团子。

       “像你这样,不思进取,以后怎么能辅佐父亲料理家族的事。”半藏板着的脸也不会比老师们好看到哪里去,源氏忽然觉得有点食不下咽,他想“哥哥是不是真的不喜欢我呀。”站在那里脚蹭了蹭榻榻米。

       “没事的话你就回房去吧,有时间多念书少往外面跑。”半藏又拿起了笔开始练字,

       “呜哇!我最讨厌哥哥了。”小源氏觉得委屈极了,自家的哥哥还不如昨天那几只猫喜欢自家,他连团子也不要了一边哭一边跑回了自己房里,半藏倒是觉得莫名其妙的, 看了看自己面前那碟吃了一半的团子也只是叫人收拾收拾又继续自己做自己的了。

       慢慢的,半藏也就发现那小家伙不怎么跟着自己了,除了吃饭的时候他也越来越少见到源氏,两人总是匆匆擦肩而过,源氏老像只小鸟一样一转身便跑的没影了。

       然后渐渐地他就开始有点怀念源氏总跟在自己身边的时候了,于是他也会有无意识的想去找源氏的时候,不过他不常能找得到,最近一次他看见源氏还是在房顶上那人顶着一只猫不知道在干什么,只是一个眨眼的功夫,人就不见了。

       渐渐地,两人长大了,交集也越来越少了。源氏也不再称呼半藏为“哥哥”而是换成了“兄者”,半藏莫名的不喜欢这个称呼,对源氏的态度也并没有好转,而且因为一年四季去街机厅抓人,源氏更是到了看到半藏就想着先跑路的状态。

       所以,最后半藏“杀死”源氏之后,半藏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源氏的房间住了一个多月,他蜷在源氏那是还未整理的被褥里,看着源氏每次抓到的洋葱小鱿,假装这个弟弟还活着,只不过是顶着一只猫又不知道到哪里玩儿去了。

       他去过源氏待过的屋顶,在某块砖上看见了“哥哥真讨厌”这样几个歪七扭八的假名。他也见到过源氏总顶着的那只猫,只不过在源氏死后没几天它也失足掉进了井里死掉了。

       慢慢的,他开始总待在屋顶上,在那块砖旁边一次又一次写着源氏的名字。

       “对不起源氏,我想你了。”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