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画或者写东西都是希望自己开心 有人喜欢我很开心没人看我也很开心 因为是用来满足自己的东西所以不会在意他人想法

Qvi_7

© Qvi_7 | Powered by LOFTER

遗失(10)

前文请走:9 9.5 8 8.5 7 7.5 6 5 4 3 2 1


      临也听见静雄关门的声音,他张了张口,吐出了小块沾着血的碎肉,他觉得嘴里和下颚骨疼的厉害,就想到应该是骨裂了,撞到衣柜上的头也疼得不行,他又想自己应该是脑震荡了。临也一直是很讨厌疼痛的,他怕疼,像小孩子一样无法忍受这种痛苦的感觉。所以临也在受伤之后第一个想到的总是止疼。他摸到衣柜门把手用了好大的力气才微微拉开了柜门手,然后伸手进去摸索着,临也其实也不知道要的东西是哪样,阿司匹林?他也看不见是不是,说不定只能抓出来一瓶维生素,然后他吃完之后该疼的还是疼。于是他就翻啊翻啊,直到他摸到了一跟类似注射器的东西才微微笑了笑,他也是疼得厉害手有点不稳,只好借助柜门把手的尖角将包装袋划开,才将注射器取了出来。

       临也似乎还要找什么又伸手进了衣柜里,这次他找的很快,一取便取出来了。那是个棕黄色细长的小瓶子,他往衣柜门上敲了几次才把那小瓶子的瓶口敲开,碎玻璃划破了他的手指他倒也没什么反应,兴许是小疼被打疼盖过去了,甚至就用受伤的手扭开了注射器的前盖将针头斜斜的滑进了药瓶里。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疼痛,他压空气抽药的速度都非常缓慢,甚至手都在微微颤抖着。

       谢谢脑震荡,所以临也没听出来静雄并没有出去只是关了门站在了门边看着他。静雄看着临也摸着自己手臂的血管然后再慢慢的把那药注射进自己体内。这个流程费了不少时间,静雄都换了个姿势站着了才看见临也将用完了沾了血的注射器塞进了床底下。

       没过几分钟临也就软软的滑倒在了地上,他看见自己穿着原来改制的制服,似乎是四月,他看见学校的樱花都开了,有花瓣擦过他的鼻息让他不小心呛了一下,新罗在自己身边喋喋不休的说着自己家里那个没有脑袋的妖精,然后他看见了一个人,那人站在学校门口,瘦长的手指在扒拉黑发里夹住的花瓣,然后那个人转过身似乎是叫了他一声,但是他无论如何也看不清那人的脸了,不过他觉得很开心,因为那个人叫着他的名字向他跑了过来,似乎是要拥抱他一样,于是他也很开心的朝那个人跑去,叫着那个人的名字。

       “小静。”

       静雄听到临也叫他的名字于是走到了他的面前,临也对他笑,笑的很开心,连眼睛都眯了起来。静雄注意到临也手臂上的针孔处血并没有止住,血在慢慢往外渗着,他在衣柜里翻出来快纱布按在临也手臂上,手挨到临也的皮肤时临也有些恍惚的一只手扯着静雄的领子坐了起来,然后就扑进了他的怀里,临也用手环着静雄的腰蹭着他的脸,吐词不清的不知道说了什么,静雄一时愣住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想了想最后还是带临也去了新罗那。

       到新罗家的时候太阳已经完全落下去了,临也不似刚出门那会抱着他的脖子细碎的念叨什么,已经安安静静的了坐在新罗家的单人沙发上了,他的脸埋在外套的毛领里似乎是睡着了。

       “静雄,都说了临也死了你再带过来。”新罗将临也的头包的像只兔子,有点生气的看着静雄。赛尔提递给静雄一杯水后就在新罗身边坐了下来。

       “静雄,我虽然不喜欢临也但是你老这么打他我也觉得不太好?”赛尔提打给静雄看,静雄揉了揉头发刚想说来龙去脉就先被新罗打断了。

       “是啊静雄,临也就是吸毒了你也不至于这么打他啊还好只是骨裂和轻微的脑震荡,不过他也是,都成这样了还这么能折腾。”新罗扯了个笑脸,垂着眼睛透过镜片下边看着静雄手。

       “吸毒?不是啊,我打他是因为.......我没忍住。”静雄挠了挠脸脸,有些不好意思。

       “诶,是吗,静雄你的脾气总是这样。”新罗推了推眼镜,又和之前一样笑了。

       赛尔提歪了歪不存在的头,他觉得新罗很奇怪,但是看着新罗对着静雄抱怨他的打扰又不觉得奇怪,他觉得新罗应该是要瞒着静雄什么关于临也的,于是她起身走到了临也身边,抓起临也的手飞快的写了什么,临也没有回应,还是同之前一样头埋在林子里安静的窝在单人沙发里。

       “赛尔提!!你怎么能抓别的男人的手呢!我要吃错了”新罗抱住赛尔提的腰哭喊道,赛尔提被这么猝不及防一扑带着被抓着临也也晃了晃,赛尔提看了临也一眼然后用推了推新罗。

       “笨蛋新罗,你总是这样>皿<!”赛尔提就这新罗的手转过身来面对着新罗打字。

       “赛尔提才是!虽然赛尔提会打颜表情了很可爱但是我也不会因为赛尔提可爱漂亮又性感就不吃醋的。”新罗抱住了赛尔提动作大的赛尔提手上的pad都掉了。静雄似乎因为新罗和赛尔提的小剧场有些胃痛,于是找了个由头背着临也就走了。

       “新罗,临也是吸毒了吗?”赛尔提站在新罗面前问这句话的时候新罗正在收拾东西,新罗笑了笑,捡了手边一张纸递给了赛尔提。

       “临也来之前应该是注射了1.5毫升左右的吗啡,其实也不算是吸毒,应该是用来止疼的。”

       “新罗怎么知道这是不是第一次呢?”

       “因为我只给了他一瓶啊。”

       “......原来是你吗= =!,但是要是临也自己买怎么办?”

       “不会的。”

       “嗯?”

       “就因为是临也,所以不会的。”

      静雄背着临也推开门的时候忽然想起来之前新罗说过的话,说临也会死的,静雄换了鞋把临也放在沙发上,抓起茶几上之前买的面包吃了起来。忽然就有什么东西响了起来,静雄从洗衣篓里翻出来的时候才猛然想起来原来自己还有手机这种东西,屏幕上是一个未知号码,他本来是想挂断的但还是鬼使神差的接了。

       “你好静雄先生,还记得我吗?”

       “你是谁?”

       “哎呀,真伤心,明明前几天才见过不是吗。”

       “谁?真啰嗦,不说事我就挂了。”

       “好吧好吧,本来也就没什么事,只是希望你有空的话可以帮饮茶清一清衣柜,顺便帮我向饮茶问好。”

        “是你?你这混蛋上次的粥......”

        “我知道你会喝,但是没想到会不够。”

        “混蛋......”

        “下次在想喝请告诉我呀我会为你下足分量的糖的,给饮茶吃点东西吧,晚安静雄先生。”

        电话里那人说话语速巴拉巴拉的和以前的临也一模一样,但也不一样,他很温和临也却总是含着一种不怀好意的尖锐感,静雄又咬了一口面包,把手机塞回了口袋,临也的身体微微斜了一点靠在沙发背上,静雄碰了碰他的手,冰冷的、粗糙的触感,他轻轻的把临也的手捧在自己的手里,他的手很大,临也的手在他的手里都显得有些小巧,指甲有些长了手上的伤也有些多了,虎口那里有硬硬的茧,相比之下静雄的手反而更加柔软。

       “你也只不过是个普通人嘛。”静雄看着临也的手,临也梦着满树的樱花。

评论(1)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