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画或者写东西都是希望自己开心 有人喜欢我很开心没人看我也很开心 因为是用来满足自己的东西所以不会在意他人想法

Qvi_7

© Qvi_7 | Powered by LOFTER

遗失(9)补上一篇睡着的

我写着写着就睡着了一直写不完 快点放假吧!!!累死了



       临也是知道的,和静雄比力气自己从来就没有赢过,但是他还是下意识的抓住了静雄瘦长的手臂,他的指尖紧贴着静雄的皮肤,觉得静雄偏高的体温几乎灼伤了自己,脖子上的紧束感和之前的一模一样。临也忽然就想看看静雄的脸,他似乎已经记不得静雄的眼角和金色的发梢了,但是他努力的瞪大了眼睛,眼前却依旧是一片漆黑,所以他就想,算了,想不起来就忘了吧。

       意识恢复的时候自己又在静雄怀里了,他压着静雄的手臂,脖子还留着前夜的窒息感,贴着静雄手臂那快地方被静雄的体温熏的温热,然后他又感到静雄在轻抚着自己背了,就像在摸一只猫,他有种自己被圈养的感觉,他感到恶心,于是他说话了。

       “平和岛先生,醒了的话可以放开我吗。”他是这么说的,这次静雄却没像上次一样把他放开,他想静雄应该是没睡醒,因为气息也没发生什么变化,他就只能窝在静雄怀里掰着自己的手指,然后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临也一直是睡的断断续续的,因为夜间几乎不能睡眠所以总是白日里小憩,他总是做梦,梦见自己穿着以前那件毛边外套在空无一人的池袋疯跑,并没有什么人来追他,他就那样跑着,从天桥上跳下来双脚踩在水泥地上,然后他继续向着某个方向跑去,他很开心,但是他确看不清自己的脸,也许是连自己的长相也忘了吧。

       等他再清醒过来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好在静雄已经不再他身边了。不过这也就是临也想的,静雄的确是没在他身边了,静雄坐在他的轮椅上手里拿着之前那本绘本,静雄还艰难的看着那页被自己蹭坏的地方还在考虑怎么跟临也道歉,然后他就看见临也朝着自己的方向坐了起来,一只手擦着自己的手肘按在了轮椅上另一只手抓住另一边扶手然后一撑,那么一瞬间临也就擦着静雄的脸直起了身子,静雄愣了一下,下意识去扶了一把,而临也却像是被电击了一般,虽然躲开了静雄的手却也因为没有了支持的重心跌坐在床上。

       “平和岛先生!请你出去!离开我的房子。”临也坐在床上,头垂得低低的,语气僵硬的不行。

       “跳蚤,你发什么神经,我只是想扶你一把你.......”静雄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脸上就感到了什么东西蹭过似的。他看清楚了,临也对着他伸出了一只手,那手上原先拿着一柄小刀,现在那刀擦过他的脸后在他身后的墙上留下一道浅浅的划痕“哐当”一声砸在地上。

       “临!也!”临也惹怒静雄永远都是一瞬间的事,静雄对着临也挥出拳头的同时临也也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把小刀,刀刃贴着静雄的挥过来的拳头顺着虎口一路滑到肩膀,只可惜临也的力气已经不比从前了,在静雄身上连压痕都不曾出现。虽然临也不是从前的临也,但是静雄却一点儿没变,所以临也现在也就只觉得疼了。

       “我.......跳蚤你.......”

       “嘿,咳咳,嘿嘿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咳咳。”临也靠在衣柜上捂着肚子笑的咳嗽。

       “跳蚤,我带你去新罗那,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怪物就是怪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的太好玩儿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静,我果然最讨厌你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临也捂着肚子靠着衣柜蜷着笑个不停,静雄看着他,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评论(4)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