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画或者写东西都是希望自己开心 有人喜欢我很开心没人看我也很开心 因为是用来满足自己的东西所以不会在意他人想法

Qvi_7

© Qvi_7 | Powered by LOFTER

NO WAY (2)

       黎明前的黑暗是最可怕的,舞会的当天仆人们都忙的不行,且不说上级仆人们在会场与贵族们周旋下级仆人在后面与杂物周旋差不多也要疯了。

       “小子,还有一个房间的炉子没有烧!你现在赶紧过去,不然一会哪位绅士①或者小姐②冻着了就折了老爷的颜面了。”女管家在拐角抓住了正准备回后厨房的真嗣,真嗣手上的手套还沾着方才收拾过木炭的痕迹,他点了点头转身又折返回去,双手提着分量不轻的炭火炉子,他沿着走廊一步一步往深处走着,慢慢的光线越来越微弱的时候他就觉得自己不带烛台实在是一件不明智的事。

       “果然还是不能太依靠电,那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真是......”真嗣一手提着炉子一手摸着墙走得越来越慢,然后终于摸到了类似门把手的东西于是一按便推门进去了,这房间没有点灯,屋内也是冰冷的,真嗣一进来就闻到了一股好闻的香气,不像是植物的味道也不像什么香料,冷冰冰的闻起来是很干爽的味道,真嗣实在是看不见东西,于是只好放下炉子划了一根火柴一只手摸索着身边的墙想着找到窗户或者电灯开关之类的,这个房间似乎真的很大的样子,火柴的光也只能让他看清墙纸的样子好儿,好不容易摸到类似窗棱类的东西不过再往下看就知道只不过是个柜子罢了。

       “这个房间到底有多大啊。”真嗣停下来了,他有些灰心丧气划了第五根火柴,从刚刚开始就一直没有转弯过只是单纯的走直线就走了很长一段了,他转身看了看身边墙纸上卷草的花纹,开始纠结是不是原路走回去比较好,于是这样想着又往前走了两步接着就看见了身边类似窗帘的东西,他用力一拉,终于是一点的光透进了房间,这似乎是个大大的落地窗,他走到光亮的地方扯着窗帘往回走,拉到尽头的时候他终于是能看见部分房间的样子了。

       “我还在想你要什么时候才能找到窗户呢。”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真嗣一跳,他转过身去才发现身后有个大大的玻璃鱼缸,里面倒是除了水之外什么都没有,那个声音的主人是从鱼缸上面发出来的,脸看不清楚,不过能看得见精致的镶着银子的皮鞋和绣着花纹的裤脚。

       “非常抱歉先生,之前以为没人就没有来点炉子让您冻着了,我一会儿就给您点上。”真嗣猜想这大概是哪个提前回房间的先生,他是很惊恐的,毕竟是自己办事不周而且还在客人在的情况下在房间转悠了很久,他低着头,从脸颊到耳朵都变成了红色。

       “嗯?那你可要赶快了。”这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真嗣身侧真嗣被擦耳而过的话吓得差点跳了起来,“这位先生怎么一点声响都没有?!”真嗣转过头,然后就看见了一双红色的眼睛。

       这是为长得相当漂亮的先生,银色的头发实为罕见,真嗣刚进房间时闻到的那股好闻的味道似乎就是从这个人身上发出来的,值得一提的事这位先生也是和自己一样的东方人的样子,但是也有着高挺的鼻梁和立体的轮廓,真嗣只是觉得这个人长得漂亮以及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说起来,你要不要陪我聊聊,我很久没遇见过别人了。”那人站在真嗣身侧对着他微笑。

       “诶,我吗?先生我只是个下级男仆呀。”真嗣有些受宠若惊。

        然后就不知道为什么两个人坐在鱼缸下面了,那位先生也不顾及自己衣服下摆被压皱就坐着织的精巧的蕾丝和漂亮的刺绣和真嗣两个人坐在地上。

       “真。嗣。是这么念的吗?”

       “嗯,很奇怪吧?”

       “不会哦,我叫做渚薰,渚。薰。和你一样是不是?你可以叫我薰”

       “诶!真的!先生你也是东方人吗?那里是什么样子的?人们都长的和我差不多吗?”

       “东方有很多地方啊,不过都很有趣,人们长得也不同。”

       “先生您想必是去过许多地方的吧?”

       “怎么说,算是吧,我存在于世也很久了。”

       “真是羡慕您呢,我只在孤儿院和纺织厂待过,东方也会有这样叶子的树吗?”

       “有的,这是梧桐,东方也是有的,不过庄园里的长得也很漂亮啊。”

       “是吗!可以的话我也想去外面看看啊。”

       “真嗣,你知道吗,这座庄园的树林吗。”

       “诶,知道的。”

       “有时间的话可以去看看,树林深处有很美妙的东西啊。”

       “先生似乎是熟悉这个庄园的?”

       “算是和爵爷有点交情吧。”

       “先生您看起来似乎和我差不多大呢,但是懂得好多。”

       “我在这里已经很久了,所以懂得自然会多一些。”

       “真是羡慕您啊。”

       “你可以叫我薰,KAWORU,渚是我的姓氏。”

       “薰.....薰先生。”

       “诶,就是这样。”

       “我不知道自己的姓氏呢,所以就是真嗣。”

       等真嗣注意到的时候两个人已经聊了有段时间了,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揉了揉自己的头发。

       “真抱歉啊先生,没注意到居然说了这么多话了,耽误您休息了。”真嗣看着自己沾着碳灰的手套,脸红了红,一抬头却看见渚薰在看自己。

       “我很开心哦,真嗣。”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