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画或者写东西都是希望自己开心 有人喜欢我很开心没人看我也很开心 因为是用来满足自己的东西所以不会在意他人想法

Qvi_7

© Qvi_7 | Powered by LOFTER

遗失(9)

我决定戒毒...虽然一定戒不了,结课作业也老做不完,噫......我差不多是废了。



       回到临也的房子之后两个人就这么安静的僵持着,静雄咬着烟手里捏着前天在临也的书堆里翻出来的绘本,指尖被烟熏上的污渍粘在翻开的书页上遮住了几个假名,还好临也是看不见的,毕竟原先这些书虽然被随便堆放着但是书页却一点折痕都没有书腰也好好的夹在封皮上。临也还是安安静静坐在那,头靠在一边一只手揉按着另一只手上的腕骨,这人的瘦的有些过分了,手上总感觉是苍白的宣纸包着人骨头似的,手因而腕上的紫红的伤痕显得格外的突兀。

       “平和岛先生。”临也将整只手按在手腕上忽然就开口说话了,声音划破了房间里的死寂,似乎连飘散的烟也被声音打乱了它流动的节奏。

       “如果你不想死的话就把嘴闭上。”静雄猛抽了口,手里的书捏的更用力了,手指与纸页间细微的摩擦终究是把那地方的几个假名给摩的没有了。

       “平和岛先生,想必你也很清楚我们之间不可调和的关系了,可以让我离开日本了吗。”临也的手掌按压着那块凸起的骨头,周遭的皮肤被摩擦的和伤痕一般红了。

       “所以说让你不要说话。”静雄放开了手里的书将烟从嘴里拿了下来,他看着离自己大约两米距离的临也,心里压着火气。

       “平和岛先生,我先休息了。”临也松开了自己的手,转身推着自己往房间的方向过去,七年来的经验让折原临也就算失去了视力也能迅速适应生活。靠着声音,能辨识他人的位置与方向。靠着步数,能记住走过的路。靠着触感,能记得用过的东西。靠着对光的感知,能知道种种位置的变化。他能像视力正常的残疾人一样生活,然而却不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折原临也从来没有这样怀疑过自己的决定,不过也只有一瞬间,他总是能很快的决定下来,他总是是哪个折原临也。

       临也没有换衣服,从轮椅上往前一扑让身体砸在床垫上,腿还露在床外面,不过他也感觉不到,脸埋在松软的枕头上没叠的被子被压在身下这人仿佛是准备把自己闷死似的,甚至把脸在枕头上蹭了蹭似乎是要钻进去似的,没过多久他就不再动了,大概是睡了吧。

       静雄走进房间看见临也的时候就是这么想的,他看见临也半个身子躺在床上腿留在床外,身上还是外出时穿的大衣,他关上灯站在那里看着临也伸出床外的腿,然后等回过神来的时候手已经握住了临也的小腿,手上的触感比几个月前更加瘦弱纤细。

       “曾经跑起来的时候,这腿也是这么瘦弱吗。”静雄想着临也曾经从天桥翻下来撒开腿跑的样子,似乎是有些不敢相信动起来的是这样一条腿。

       静雄也没干什么别的,他本来是想进来把这个人很打一顿,但是最后也只是脱了衣服躺在临也身边,然后侧着头看着临也露出了的那一小节脖颈,上面的红痕已经很淡了,他一直不知道那伤痕是怎么弄出来的,想来想去,在意识模糊的前一刻也没想出来。

       然后再等他醒来的时候,他感到手臂上细微的触感,慢慢的,眼睛适应了黑暗之后,他先模模糊糊的看见了临也的脸,临也似乎是张开了嘴,接着就是顺着嘴巴往下看见脖子,按道理来说是应该是脖子的,但是现在临也脖子上有一双手,那手掐着临也的脖子他听得见临也微弱的喘息声,静雄发现那双手是自己的,他现在正压在临也身上掐着临也的脖子。本来应该是要放手的,但是静雄发现这让他有一股莫名的快感,仿佛在完成一件一辈子想要完成的事,他抵在临也喉结上的拇指甚至微微加重了力气,能感觉到临也抓着自己手臂的力气越来越小。

       “原来是我啊。”静雄这么想着,听着临也的喘息声越来越弱,手上的力气并没有减轻半分也没有增加半分,他看着身下的临也竟然微微的笑起来,他觉得这样的临也很可爱,老老实实的什么别的坏心思都没有瘦弱的手只抓着自己,“他要老这么老老实实的就好了。”

       最后静雄在临也几乎消失的呼吸中松开了手,然后他感受着临也的呼吸慢慢变平稳,自己也睡过去了。

       “平和岛先生,醒来了的话可以放开我吗。”

       静雄觉得这样每天早上起来听到这句话也不错,至于为什么又把临也抱怀里了不在静雄的弧长范围之内。

评论(2)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