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画或者写东西都是希望自己开心 有人喜欢我很开心没人看我也很开心 因为是用来满足自己的东西所以不会在意他人想法

Qvi_7

© Qvi_7 | Powered by LOFTER

遗失(8)今天是杯糖水,应该能写到临临重新叫静静小静

最近结课连守望先锋都没法打,难过到爆炸




       “你小子是谁?莫非是这群虫子的老大。”静雄看着站在临也身边的男人这样问道,视线停在临也被握住的手上。

       “你好平和岛先生,初次见面,你可以叫我九十九屋。”虽然是这样说,但是九十九屋真一并没有去看静雄,他握住临也的一只手站在他身旁,宛如恋人一样看着从上而下看着临也领口露出的脖子。

       “啧,谁管你,跳蚤,回去了。”静雄往前走想抓住临也的轮椅,却被九十九屋巧妙地过了一下,临也感到自己往后退了一点,低着头悄悄地笑起来,可能是他觉得很有趣,居然不小心笑出了声。

       “平和岛先生,我记得你和饮茶......不,临也君是犬猿之仲吧,你应该是很讨厌这家伙的,我帮你一个忙让他消失你觉得怎样呢?”九十九屋倚在临也的轮椅被上,向静雄提了一个建议。

       “那真是谢谢你了,不过我现在还是想自己亲手弄死这家伙比较好。”静雄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忽然就生起气来了,他盯着九十九屋真一的笑脸忽然觉得这家伙会比以前的临也更加讨厌。

       静雄抓住临也的手,把他往前一带临也整个人就因为重心不稳往前倒去,不管他没有摔在地上,而是被静雄像拎小猫一样被提溜起来,领子卡着临也脖子的伤口让他觉得有些难受,不过比起这个临也更多的是觉得难堪。

       “真一,我觉得你还是放过我比较好哦。”、

       “饮茶,你现在就像只被人类提着后颈的猫哦。”

       “那提着人类后颈的就是只怪物吧,这一次放过我好不好?我可不想被这样提着回去哦。”

       “如果公主你这么请求我的话我当然是答应的哦,不过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呢?”

       “告诉我你现在的住处。”

       “不行。”“不可能。”这次临也和静雄两个人异口同声的说了出来,九十九屋压着临也的轮椅轻轻地笑了一下。

       “那就没办法了,饮茶你就自己想办法吧。”于是说完,真一推着轮椅就走出了711然后一转眼就跟被传送了似的不见了。

       “所以平和岛先生你为什么不追出去呢。”还是被提着的临也问。

       “烦死了,谁要去追啊。”静雄这样回答,悄悄的偏开了头,如果临也能看见的话现在估计要笑岔气了,因为静雄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居然脸红了,其实脸红的原因是因为静雄不想告诉临也他担心临也所以才不追出去的。

       然后没有了轮椅的临也现在把大半张脸都埋进了衣领里面,如果临也身上有小刀估计静雄已经被划伤好几处了。为什么?因为静雄嫌提着临也太麻烦就把临也抱起来让他坐到了自己的手臂上,一般来说这样抱孩子倒也没什么,但是静雄抱着临也那简直就是恐怖片了。

       “平和岛先生,你不如把我放到随意一个商店里面让我我自己叫车回去。”临也这样建议

       “然后又遇到一群小混混接着又来个莫名其妙的人?”静雄掐灭了烟看着临也埋在领子里的脸。

       “平和岛先生,恕我直言,我觉得我们俩现在就是有伤风化。” 

       “没事,池袋的风化被我们俩中伤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临也第一次被静雄说的哑口无言,他捏着静雄的领子不说话了,临也听得到静雄选的很偏的小路和小巷走,这一路几乎都没遇到人,不过猫倒是有几只。

       “喂跳蚤,你离开池袋之后是去了哪里?”静雄觉得很闷想找点话说。

       “武野仓,是个很漂亮的地方吧?”临也想了想然后问静雄。

       “我没去过,话说你都不出门的吗,你住了那么久居然都不知道,你不是最喜欢蹦蹦跳......”静雄注意到自己说错了话,他下意识的抓住了临也的小腿,临也完全没有反应,不管是对静雄的话还是静雄的动作,一个是感觉不到了一个是感觉不到了。

       “平时都是护工来帮我的,江波小姐不在了还是很麻烦的,我没有出去过,毕竟不方便。”临也接着静雄的话说了下去,然后两人又处于沉默阶段,直到走了一段路,静雄停了下来,站了很久很久,久到临也把脸从领子里抬了起来问静雄发生了什么。

       “跳蚤,对于你来说,我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呢?”静雄的话来的很突兀

       “对于我?是我还是折原临也呢?”临也放下手在静雄臂弯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回答道

       “不知道,你说的话我总是很难听懂。” 

       “我讨厌你哦小静。”临也笑了,不过和以往不同,这次笑并没有皱着眉头,静雄是第一次看见临也这样笑,他觉得这个人这样笑真好看,但是又觉得很陌生。

       “意料之中。”静雄小声说了一句,抬腿就走掉了。回望刚刚静雄站的地方,这里几个月前的傍晚躺着一个漂亮的情报贩子,他受了重伤,一边流血一边对自己面前的怪物说“来,杀了我吧。”

       刚好也是傍晚,静雄的影子被拉的长长的,然后随着一个拐弯没入地上的阴影之中。

       回到临也的房子时差不多也到了晚上了,中途静雄在路边便利店买了一点吃的,也就是面包牛奶之类的,临也是绝对没办法吃的不过喝能考虑一下。

      静雄把临也放在玄关的台阶上时发现临也的轮椅正好好的放在鞋柜边上,上面多了一个淡蓝色的靠枕和一碗用封好口的快餐盒装着的粥。

       “这是什么?”静雄看着轮椅有点不知所措。

       “怎么了吗平和岛先生?”临也坐在台阶上,对静雄忽然的问句感到很奇怪。

       “不,跳蚤,你的轮椅。”静雄走上确认了一下轮椅没什么问题就把注意力摆到了另外两样东西上。

       “我在池袋没有第二个安全屋了。”临也垂着头扭着自己的手指。

       “不,不用,有我在呢。”静雄拿着那个靠枕觉得手感和柔软度都相当不错,想来买的那个人也是用心选过的。

       “小静,你在说什么呢。”临也靠在墙上手上也不再虐待自己的手指了。

       “嗯?”静雄放下了手里的枕头转身看着临也,不知道是没理解“小静”还是没理解“说什么”

       “小静,你现在的话的意思是要保护我吗?明明只是个怪物就好好的当怪物就行了,和人类一样的感情什么的到底是为什么呢。”

       “你这家伙......”对着临也那张说个不停的嘴静雄总是想一把捂住的,虽然很久不见了但是静雄还是做了一直想做的事。

        “我说我会在你身边的,死跳蚤。”

       临也觉得这句誓言一样的话听着很耳熟,似乎以前也有这样差不多的话听过千百万变一样,所以他在心里默念道“我相信你哦。”

       “我一定会抓到你然后杀掉你的,死跳蚤。”

 

评论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