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画或者写东西都是希望自己开心 有人喜欢我很开心没人看我也很开心 因为是用来满足自己的东西所以不会在意他人想法

Qvi_7

© Qvi_7 | Powered by LOFTER

NO WAY

私设,架空世界,仆人真嗣X吸血鬼渚薰,没有别的其他人只有他们俩,开头就说好,我研究EVA真的不深,我只是单纯喜欢真嗣希望有真嗣喜欢并且喜欢真嗣的渚薰可以给真嗣想要的幸福,私心是这样的,所以之前写过一直让真嗣睡到渚薰回来为止。

以上 依旧是满足自身的文。

       



        “真嗣?真嗣?你这小子怎么还在睡觉?快点起床干活!”

        被叫做真嗣的黑发少年被有些粗鲁的摇晃着,他揉了揉眼睛起了床,还是很困的样子,眼睛红红的,但是这不能改变他只有五分钟把自己和床铺收拾干净并吃完早饭的事实,因为五分钟以后,这座庄园的工作就必须运转起来了。

       真嗣是个孤儿,而且是个黄皮肤的东方人。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这里来的,因为他能记事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于这个白种人的环境里了。从不把人当人看的孤儿院里逃出来之后就一直在纺织厂里干活为生,每天都被满天的棉絮弄的呼吸不畅,就这样三年之后,十四岁的真嗣似乎也迎来了自己的好运,他被召到一个叫做ROE的庄园去当下级男仆了。要知道能在一个有钱又仁慈的贵族爵爷手下干活可不是谁都遇得上的,虽然每天都很累,但和纺织厂相比工资高而且每周都有假期的这里就是天堂,而且据说这位爵爷真的是个名副其实的好人。他是个虔诚的教徒,总是设法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因此真嗣也一直觉得自己是被这位爵爷怜悯的人,因而一直对这位爵爷有莫名的好感,就算从来没见过。

       真嗣他们吃完了早饭之后,ROE庄园就迎来崭新的一天了。仆人们在各个地方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自己的工作,得赶在主人走出房门之前把一切都弄的十全十美才行啊。

       “真嗣,听说了吗?今天不是比平时忙吗?据说是因为爵爷要举办舞会哦!”

       “舞会?那是什么?需要我们去服侍吗?”

       “诶!你这家伙文化差异还真的不是一点,居然连舞会都不知道。去的话你就别想了,这种大场面只有安东那种上级男仆才能去服侍的,可以看到很多漂亮的贵族小姐啊。”

       “诶,是吗?我的话还是觉得在书房帮忙比较好哦。”

       真嗣低下头继续擦拭手里的花瓶,他倒是不喜欢这种热闹的事,相比之下他更想找个时间去外面买一双新的皮鞋,脚上这双怎么说也得换了。

       “各位听我说一下。”管家拍了拍手,示意大家都过来听一下,管家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整个人和严谨的和神学教材里没什么区别,戴着单边眼镜,总是很严肃的样子。

       “刚刚老爷让我告诉大家,舞会结束之后,老爷准备去王都消遣一周,大家可以回家休息一周,每人可以拿五先令。”

       管家刚说完大家就欢呼起来,等大家都散开之后,真嗣叫住了管家先生。

       “先生,先生请等一下”

       “嗯?你有什么事吗?”

       “那个......先生,请问,我可以留在庄园吗?”

       “可以是可以,不过你得自己解决饮食这类的。少年你不回家吗?”

       “诶,不回去的。”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