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画或者写东西都是希望自己开心 有人喜欢我很开心没人看我也很开心 因为是用来满足自己的东西所以不会在意他人想法

Qvi_7

© Qvi_7 | Powered by LOFTER

遗失(7.5)

昨天没写完就睡着啦~~



       静雄醒的很早,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他觉得怀里暖烘烘的,就下意识的摸了摸,然后他就摸到了一个类似人类的身体,静雄愣了一下。“啊对,我昨晚是跟跳蚤睡在一起的。”这人想起来了,但是很快他又觉得不对了,“我怎么会抱着他啊?”很明显现在是自己的手圈着临也的腰,也临也不知道是睡着的还是醒着,头埋在静雄的颈窝身体跟着呼吸微微起伏。

       “这家伙应该还睡着吧?”静雄这样想着,手不自觉的在临也背上上下轻抚,就像在摸独尊丸一样。

       “平和岛先生,醒了的话可以放开我吗?”被轻抚着的“独尊丸”说话了,静雄着实被吓了一跳。其实临也一个晚上都没有睡着,或者说是他昏迷了一段时间又醒了,只不过等他醒来的时候静雄已经在摸他的背了,不过能醒来也很厉害了,折原临也毕竟是折原临也呀。

       静雄松开了临也,小心的把被临也的腰压住的哪条手臂抽回来,静雄的动作带起来了一点临也的衣角,临也压着衣领揉了揉脖子,双手撑着身子侧身背对着静雄坐了起来,然后伸手摸索了一会抓到了轮椅腿。

       “平和岛先生,可以麻烦你帮我去衣柜拿一件外套吗?”临也这样拜托道,静雄也没说什么,转身就去开衣柜了,这时临也双手摸到轮椅的扶手,手臂发力很准确的坐在了轮椅上,然后很熟练的调整位置,让双脚踩在踏板上。这些动作一起喝成,静雄转过身来的时候临也又是之前那个动作了,双手交叠放在膝上,头低低垂着,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死了。不过这次静雄没有去碰临也的手,他将外套伸到临也面前,临也伸出手接过外套什么都没说就出了房间。

       “那个,临也,你脖子怎么了。”静雄刚刚经过洗手间看见撑着洗面台擦脸的临也,因为是单手活动临也只好借助了毛巾,静雄经过的时候临也刚好在擦脖子,然后静雄就注意到了临也的脖子,紫红色的一圈,似乎是被什么勒出来的痕迹。

       “嗯?平和岛先生你在说什么?”临也似乎有点惊讶,反问道。

       “你的脖子受伤了,是之前弄的?”这是个疑问句,因为之前静雄没见过,除了脖子上被胶带和纱布盖住的伤口之外,之前静雄看见的临也的脖子都是很漂亮的。但是,如果不是之前弄伤的,昨晚又是怎么弄伤的呢?

       “是吗?我不知道呢,最近总是在我身上出现我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临也拧了一把毛巾,笑了笑摸索着挂了回去。静雄觉得临也很奇怪,但是最不懂的就是临也的笑,他以前就没懂过,现在更是不明白。

       然后接下来的时间两人就是死一般的沉默,临也似乎是有意识每次都停在的离静雄两米的位置,然后不知道在想什么安静的坐在那,静雄无聊到开始看临也那些堆起来的书,什么类型都有甚至是绘本和儿童文学。

       “吶,跳蚤你要不要吃什么。”终于静雄觉得饿了,放下手里的书看向临也的方向。但是临也并没有理他,他保持着那个姿势脸埋在领子的毛边里。静雄站起身走到临也身边,碰了碰临也的脸,温热又柔软的触感,意外的感觉还不错。

       “嗯?谁?”临也似乎是被惊醒一般,把脸抬起来转向静雄的方向。

       “跳蚤,我问你要不要吃什么。”

       “啊?不,不用。”

       “别胡说了,你都这么久没吃东西了。”

       “可以麻烦你帮我去衣柜里拿一袋葡萄糖吗?我喝那个就好,我也不能吃别的不是吗。”

       “啊,也是。”

       然后静雄就不顾临也的反对把他推上街了,现在两人坐在711里面,静雄吃着第十个意面面包,临也压低下巴把脸埋在领子里,搅拌着面前的粥,诡异的沉默又开始了,711的店员们都觉得低气压难受的不行。不过马上他们因为低气压难受了,因为静雄正准备解决牛奶的时候一帮小混混一边吼着“折原临也去死吧!”一边冲进了店里,直接一脚揣倒了两人面前的桌子,临也那半碗粥打翻在地上,一滴粥液溅到了临也脸上,而静雄则是被牛奶破了一脸,连领子上都是,顺带一提,静雄今天穿的和临也有点情侣,毕竟是拿的临也的衣服,还好T恤是有弹性的,就是外套有点紧不扣起来倒也是无所谓。重点倒不是情侣衫这类的,重点是牛奶洒到了衣服上和脸上一滴都没喝进嘴巴。

       “你!们!这!些!混!蛋!”

       似乎就是池袋安静太久了,以至于人们都淡忘了池袋最凶与其犬猿之仲的存在。所以静雄把那些连着711的吧台桌甩出去的时候迫使这群人回忆了起来,当年池袋被闹的天翻地覆的样子。

       “啊!!!平和岛静雄怎么会在这里!!!”

       好吧,可能他们只是没看见。

       总之警察来的时候,静雄已经追着那群人跑出很远了, 没办法,警察只好找孤零零坐在废墟中间擦脸的临也。

       “折原,这次的赔偿也和之前一样吗?”

       “嗯,和之前一样处理就好了。”

       “折原,你看起来似乎不太一样了。”

       “也许吧。”

       静雄想起来临也的时候身边已经躺了一圈的人了,他从口袋里掏出来之前在711买的烟,慢悠悠的往回走去。

       警察们走后临也依旧是那个不知所以的姿势坐在原地,动都不动,有个人走近他了,这个人他是认识的。

       “饮茶,最近还好吗?”那个人屈膝蹲在了临也面前,抓起临也一只手用纸巾把上面的粥液擦干净。

       “如你所愿,并不好。”临也也就任由这个人的动作,没有过多的表情,

       “噗,如果是我希望的话,我希望你能待在列支敦士登好好养病而不是被带回池袋哦”那个人轻笑起来,抓着临也的手倒也没有放开的意思。

       “这点我和你想的一样,毕竟饮茶已经死亡了是不是。”临也又把脸埋进了领子里,没被抓住的那只手捏了捏衣服的下摆,

       “饮茶,我现在送你离开怎么样?不然的话你会死的哦。”临也的脖子被站起来的那人用双手握住了,并没有要掐下去的意思,只是单纯的用手圈住,但是临也还是反射性的往后一缩。

       “嘿嘿,如果是饮茶的话,已经死很久了吧?”临也忽然就笑了起来,他觉得蛮好玩的,而且脖子上暖暖的疼痛感被盖住之后意外的很舒服。

       “喂!你这家伙是谁?”

       “折原,你的死亡来了哦。”那人松开了握住临也脖子得手。

       “嗯,我听到了,很早之前就听到了,很早很早。”临也把脸转向静雄的方向,没有焦距的眼睛看着静雄,那像两块红玻璃,虽然反射着光但玻璃就是玻璃,不管构成元素再怎么一样的和红宝石就是没有可比性的。






我是不是开始喜欢九十九临了......难过 不管 今天就算我包夜打守望也抽出时间来喜欢临临了

评论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