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画或者写东西都是希望自己开心 有人喜欢我很开心没人看我也很开心 因为是用来满足自己的东西所以不会在意他人想法

Qvi_7

© Qvi_7 | Powered by LOFTER

遗失(7)

终于有名字啦!!我觉得老把标题写成我今天有多喜欢临临不太好,总觉得自己这样一边喜欢临临一边又守望屁股会疯23333




       “哭?我在哭吗?”临也用手胡乱抹了一把脸,果然觉得手上是湿湿的。

       “不对,这样很奇怪,明明我没有觉得伤心或者别的,怎么会哭呢?”临也觉得很奇怪,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真的没有觉得任何不痛快或者委屈这类的只是在单纯的放空而已,流泪什么的的确很不正常。

       “总之你要不要去洗个澡。”静雄看着临也,第一次产生了可怜的情绪所以他声音都放缓了许多。

       “恩,可以麻烦平和岛先生帮我拿一下换洗衣服吗?”临也想了想,觉得自己这个状态还是不要逞强自讨苦吃比较好。

       “要我帮忙吗.....你洗澡这类的。”静雄又问了一次。

       “平和岛先生,我是不是太麻烦你了?”临也已经把自己推到了浴室门口,一只手按着门把手开门,一只手摸着墙壁防止自己撞倒墙上去。

       静雄一瞬间觉得尴尬的不行转身去给临也拿衣服了,接着没多久静雄就听到了哗哗的水声,“什么嘛,原来是自己可以的做啊,跳蚤毕竟是跳蚤。”他这样嘟囔着,拿着和自己身上穿的一模一样的家居服,可能因为是宽松版,静雄穿其实蛮合身的,“这家伙穿会不会很大啊?”他又这样想到。

       “喂,跳蚤,我把衣服拿过来了。”静雄敲了敲门,这样问道。

       “谢谢平和岛先生,挂在门口的挂钩上就行。”临也这样回答,伴着手指滑动水的声音。

       “这样不会感冒吗?我给你放进来。”说着,静雄推开门走了进去。此时临也正缩成一小团泡在浴缸里,水把头发弄的湿湿的,一缕一缕的贴在脸上,静雄把衣服放在架子上,他又觉得临也应该拿不到就改放在了轮椅上。

       “我把衣服放在轮椅上了,你自己拿。”

       “平和岛先生,虽然很谢谢你,但是下次希望你能好好听人说话。”临也抬起手洗了把脸,把贴在脸上的头发缕到耳后,静雄看着临也,觉得这个人白的过分了,跟黑发一对比就是毫无血色的苍白感。

       静雄坐在沙发上觉得相当无聊,首先不说临也这里一点媒体设备都没有,现在静雄连烟都没得抽,只好抬头看着天花板上的灯管。差不多也就在静雄以为自己要睡着的时候,穿好衣服的临也出了浴室,倒是没有静雄之前担心的衣服会大,不过比起穿成合身版的静雄来说临也穿起来就是普通的款式型。临也开门的声音弄醒了迷迷糊糊的静雄,静雄揉了揉眼睛转头往临也那边看过去。

       “临也,你的脸怎么了?”静雄看见临也颧骨位置有块青紫的淤血,应该是不小心撞上去的。

       “嗯?脸吗?刚刚不小心摔倒了罢了。”临也摸了摸脸,把自己往前推,差不多离静雄两米左右的位置他停了下来。

       “平和岛先生,不管怎么说你都算是客人,我的床可能有点小,只能让你委屈一下了,招待不周。”

       “啊?那你怎么办?”静雄楞了一下,毕竟一开始就打算睡沙发了,忽然来这么一下他其实有点受宠若惊。

       “沙发我是可以睡的。”临也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经进了房间抱了一床被子了,静雄老觉得这样的临也其实根本没有瞎,不过想了想是哪个被自己追的满池袋跑的临也又不觉得奇怪了。

       “还是你睡床吧,你毕竟不方便。”

       “好呀。”

       “啊?”

       突如其来的转变静雄又弧不过来了,其实临也是真的不想把床让出来,所以才下了个客套的幌子,等着静雄往下跳。临也摸到离自己最近的那个沙发之后把被褥放了上去,然后转身就回房间了,留着静雄坐在那慢慢弧过来。

      “死跳蚤你这是在耍我吗?!!”临也就是很擅长把静雄激怒,这次也完成的十分顺利。然后后果就是静雄冲进房间把临也从床上提了起来。

       “所以,平和岛先生你真的不觉得挤吗?”临也现在哪里都不舒服,他本来以为静雄最多把自己打一顿,但是静雄只是大吼了一句然后就把他放下来了,然后就是临也觉得可怕的事情了,静雄似乎是睡在他身边了。

       “只要你不乱动,我是觉得还好的。”其实静雄想得特别简单,就是小学生的抢桌位意识.......

       临也没办法,他不想和静雄说什么,而且身边的静雄呼吸平稳,似乎已经睡着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临也归咎于自己睡得太多了所以现在才睡不着,因为看不见,脑子里想的也格外的多,但是现在临也脑子里每件事都是和静雄有关的,临也尝试着忘记,越是不想记起来就越是难忘,然后就顺理成章的想到了那天,自己躺在地上全是都疼得不行,刀口的血也止不住,静雄垂下眼睛看着自己,眼神和看死人没什么区别,临也觉得当时的窒息感现在依然能感觉到。

       很快,窒息感越来越强,临也摸到了自己脖子上的手,他明白了,现在,静雄掐着自己的脖子大拇指压着喉结。

       “啊~我最后还是能死在了你手上,真好。”临也这样想到,微微的笑了。

       那此时静雄在想什么呢,静雄此时在做梦,梦见的东西,和临也想的东西一模一样,他梦见自己背着光,掐着临也的脖子,临也对着自己笑,自己掐得越紧临也笑的越开心。

评论(2)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