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画或者写东西都是希望自己开心 有人喜欢我很开心没人看我也很开心 因为是用来满足自己的东西所以不会在意他人想法

Qvi_7

© Qvi_7 | Powered by LOFTER

遗失(6)

       异常顺利的从新罗家出来,然后异常不顺利的看见自己家被炸了,临也对此的态度就是。

       “我在池袋还有间房子,总之先去那里吧。”

       静雄对此的态度就是。

       “我要杀了那群混蛋。”

       啊,对了,被炸掉的是静雄的家,临也的房子在新宿呢。因此静雄现在是一肚子火推着临也去了临也一个安全屋。

       推开门时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味道或者过多的灰尘,很明显这个房子是有人在固定的时间打扫的,房子很简单,简单到没有任何媒体设备。这是一个一室一厅的小房子,大概是租给学生住价格也不会开的很高那种,差不多是50多平的可用面积,微妙的因为没有厨房所以显得并不是特别拥挤。

       静雄双手提着临也的轮椅把他放到玄关的地板上,然后关上门走了进去,他把临也推进客厅,房子里有股怪味,静雄曾听人说没人住的房子里总是有股死气,他觉得蛮不舒服的,于是拉开窗帘准备打开窗户透透风,可是这时候他却发现玻璃是镶在墙上的,窗户把手不过是个可笑的装饰而已。

       “喂跳蚤,你连个装窗户的钱都没有吗。”静雄因为一系列的事情明显烦躁起来,他这样对临也说到,临也却充耳不闻,只是安静的坐在那里。

       “啧,真麻烦。”静雄发现没有灯的时候天已经黑下来了,他尝试着开灯但是灯并不会亮,借着打火机在屋内走了一圈也没看见电闸这种东西,只好转身又去找临也。

       “跳蚤,别告诉我你没有交电费,或者说,这个房子就根本只是个房子而已。”静雄垂着眼睛看着坐着的临也,临也动了动手臂,把自己推着往侧边移动。

       “平和岛先生,电闸在门口鞋柜的右上方,如果你准备在这里住一段时间的话我希望你能知道。”临也这样说道。

       静雄走过临也,果然看见了鞋柜右上方墙上一个被白壳子盖住的东西,“明明进门就能告诉我的他是在戏弄我吗?”静雄一边这样想到一边把电闸打开,伴随着“嘀”的一声,屋内瞬间明亮起来,静雄听见了排气扇的声音,不自觉的往声音的方向看,发现“窗户”顶上长得像百叶窗的并不是什么装饰,而是一排排气扇。

       屋内的空气瞬间就干净了许多,静雄想,总得找个能休息的地方,就动手撤掉包裹着家具的白布,结果刷拉一声,把灰尘弄的满天都是。

      “平和岛先生,你其实可以轻一点,你这样,很容易弄坏东西的。”

      “啧,啰嗦,你自己来啊。”

       对话就这样终结了,临也对着静雄笑。

      “那么,可以请你把我推到那边去吗?”

      大概静雄也意识到了自己说了什么,他开始轻轻地整理起来,等静雄把房子全部整理干净时已经是凌晨了,静雄一身都是汗,他走进厕所,转开水龙头擦了把脸。

       “幸好还是有水的。”他这样想到于是他伸手试了试热水再是烘干机,发现都是可以用的,虽然这个厕所不大,但是却有个小小的浴缸。

        “今天可以泡个澡了。”静雄有些高兴,但是他很快就意识到自己并没有衣服穿于是他走出去,然后他就看见临也一个人,他坐在轮椅上,保持着之前的姿势,头低低的垂着,双手交叠放在膝上,静雄一瞬间不知道他是死了还是睡了,于是他走过去,小心的碰了一下那人的手,还是往常一样,冰冷的,柔软的触感。

       “小.......平和岛,有什么事吗?”临也抬起了头,睁开了眼睛,没有焦距的红宝石一样的眼睛。

       “你这里有没有衣服?嗯......是我想洗个澡。”

       “你去房间,衣柜里的衣服和别的都是包好的你可以直接用。不过平和岛先生,我的衣服你可能穿不了。”

       “有的穿就行。”

       “等一下......你不要.......不......没什么”

       “怎么了?”

       “不......没什么。”

       静雄打开衣柜后才意识到刚刚打扫时看的并不仔细,因为这个房间除了衣柜之外能被称为家具的大概就是地上那个榻榻米了,而且静雄打扫的时发现这个房间是最干净的,感觉是有人时不时来住过,堆在墙角的书堆上灰都积的很少,所以静雄打扫的时候很轻松也就没有很仔细。说起来静雄一开始以为那是个书柜,打扫的时候才发现是堆起来的一本又一本书。视线转回来,静雄看见衣柜里挂着用防尘袋包好的衣服,然后衣服下面收纳盒的旁边,放在那里的是一瓶又一瓶药,止疼药、吗啡、碘酒、医用酒精、青霉素等等等空瓶放在左边没空的在右边,中间放着一大堆纱布和医用胶带。

       静雄忽然觉得到这个房子像个仓鼠笼子,之前住在这里面的一只仓鼠在外面受完伤之后会回来这里舔舐伤口。他找出一套家居服,小心的闻了闻,并没有想象的跳蚤味,是阿司匹林混着酒精的味道,这味道让他想到医院他觉得很不舒服。

       “平和岛先生,那个收纳盒里应该是有没用过的内裤和毛巾这类的,请不要动我的别的东西。”临也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把静雄的思绪抓了回来,那显得有些焦急,似乎是在慌张什么。

       “你一会需要我帮忙吗,我是说,咳,洗澡”静雄拿着东西走出来,觉得有点尴尬。

       “不用管我的。”临也这样说道,然后等静雄一边擦着头发一边从浴室出来的时候,他发现临也还是坐在原来的那个位置,头低低的垂着,双手交叠放在膝上,静雄一瞬间不知道他是死了还是睡了,于是他走过去,小心的碰了一下那人的手,还是往常一样,冰冷的,柔软的触感。

       “小静?我是说平和岛,怎么了吗”

       静雄看见临也睁开的眼睛,没有焦距的红宝石一样的眼睛。   

       临也,你为什么在哭呢?



差不多再两篇之后这个文的上篇就完啦~最近在守望源氏,嘿嘿嘿

评论(3)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