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画或者写东西都是希望自己开心 有人喜欢我很开心没人看我也很开心 因为是用来满足自己的东西所以不会在意他人想法

Qvi_7

© Qvi_7 | Powered by LOFTER

遗失(5)

       临也一直有办法把不可能变成可能,把可能变成不可能。这是对静雄来说的,同理,对临也来说静雄也总是能出乎他的意料。

       “平和岛静雄,你知不知道为什么我要捅自己一刀。”临也语气很差。

       “不知道,我才不关心你做事情的原因。”静雄满不在乎。

       “平和岛先生,我以为我说的够清楚了,我不想回池袋。”临也扯断了手背上的针。

       “死跳蚤,我也说的很清楚了,你得待在我身边。”静雄把临也的手腕抓主不让他继续拔针。

       现场最尴尬的就是赛尔提了。

       事实摆在这里临也真的很烦,他现在躺在新罗家的一张床上,身边是搬运工和静雄,他在输液,和他睡着前一模一样,但是他一觉醒来,就从涩谷到了池袋,如果不是搬运工在,他真的会怀疑是静雄打晕了他或者药里面有助眠的成分。

       临也看不见赛尔提写了什么,只听得到赛尔提打字时指尖敲击屏幕的声音,静雄的回答也很简短,除了“嗯。”“啊。”说的最长的一句就是“不知道。”了,临也有些焦躁,这是他无法接受的,感知不到情报对他来说着实是一种煎熬,但是他不知道也好这样他就暂时不用担心楼下埋伏的独色帮了。

       “临也,是我。”新罗走到临也床前的时候已经先把静雄和赛尔提弄到客厅去了,他有些话想问问临也,必须是单独的。

       “啊嘞嘞?新罗有什么私密问题要问我吗?莫非是塞顿的三围?还是甘乐的粉丝呢?这些情报可是很贵的哦”临也抱着腿面朝的新罗笑。一瞬间情报贩子又活生生的坐在了密医面前,带着原来的笑容连眼睛都睁开了。

      “赛尔提的三围我有亲自确认过,而且还被赛尔提的影子爱抚了。临也,我想问你只有两个问题。”要是临也看的见新罗的表情,估计会很生气,因为现在新罗看临也的表情和看路边塑料袋没什么区别。

       真是无趣的男人,那么第一个问题是什么呢。”也许临也从来都不用看吧......

       “为什么会瞎?”

       “啊啊~一语中的,好歹也关心下人家的感情啦。”临也一脸伤心的表情还捂住了心口,真的有够作的。

       “我不知道,就和现在着这里一样,我一觉睡醒就成这样了。”

       “第二个问题,你是变态吗?”

       “诶——跟新罗酱比起来,甘乐酱我是可爱又受欢迎哟,变态什么的,真~过~份~” 

        新罗笑了笑转身出门了,临也还抱着腿对着原来新罗站的地方笑。

       “总之,除了之前就有的脑子有问题这点别的都没有什么问题了。”新罗这样对静雄说道,然后就缠到了赛尔提身边。

       “那家伙的腿......”

       “静雄,我没办法救一个不想复健的人哦,不过你可以把他的腿再打断一次我可以帮你用钢板串起来。”

        “......总之今天谢谢你了。”

        “钱还是要收的,不过我从从临也的账户里划钱好了,总之你快点带着他走,我和赛尔提要过二人世界。”

        静雄一边感叹着临也有多讨厌,一边穿上外套起身准备去找临也。

        “静雄,我觉得你还是让他一个人离开比较好哦。”新罗忽然这样说道。

        “啊?他会死在外面吧?”静雄楞了一下,想起来来的时候楼下那群小混混摇了摇头转身去房间找临也去了。

        “我觉得你当时让他当时死掉比较好哦。”新罗看了静雄的背影一眼,小声的说道。

评论(8)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