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画或者写东西都是希望自己开心 有人喜欢我很开心没人看我也很开心 因为是用来满足自己的东西所以不会在意他人想法

Qvi_7

© Qvi_7 | Powered by LOFTER

遗失(4)

   希望临临可以开心的生活

   我写东西一般是希望自己开心


   

       静雄用手按着临也脖子上的伤口,他看着血把这个人的衣领染红,血从他的指缝里渗出来,地铁跟炸开了锅一样,人们尖叫着,议论着,静雄只看见临也越来越苍白的脸,和沾上了一点血迹的眼角,他想不通为什么,直到到了医院都还处于惊讶的状态,他坐在手术室的外面,看见自己手上的血迹,似乎就想起来之前也有过这么一次,是一模一样的人的血,粘的自己满手都是,黏腻的触感和那个人的味道,洒的自己满手都是,像是紧握住了一样

     “请问是你送病人来的吗?”

     “嗯?跳蚤怎么了?是不是要死了?”

     “放心,抢救的很及时,而且伤口位置很巧,并没有造成很大的损伤。等他醒来就可以转到普通病房了。”

     “好的,谢谢医生。”

       静雄松了一口气,当临也从手术室被推出来的时候他小心的摸了一下临也的手,冰冷的,柔软的触感。

       等临也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来,他的视力依旧没有恢复,身上没有一点力气,他动了动手,右手似乎是被什么东西压住了,然后那个东西马上就离开了他的手,接着那个东西的主人说话了。

      “临也,你哪里不舒服?”

        啊......是静雄,临也有些失望,他摇了摇头,想摸按护士铃,但是被静雄压了下来,静雄把他扶坐起来让他靠在枕头上,给他倒了一杯水。

      “临也你现在最好不要说话不然难受的是你自己。”

      “这三天我想了很多,我很讨厌你,恨不得你死。”

      “但是我不能失去你,这是你自己造成的,是你擅自出现把我的日记弄的一团乱,现在你又擅自离开。”

      “之前你说过我是个残忍的人,我觉得你没说错,但是我只对你残忍不像你对谁都残忍。”

      “所以平和岛先生是准备怎么处置我呢。”   临也说的很慢,而且很轻,他静静的握住杯子这样问道,仿佛是在问天气。

      “我不知道,但是我要你待在我身边。”

      “平和岛先生你是在向我求婚吗。”临也这样问道

      “你的幽默感还真是奇怪,两个男人?”

      “但是综上,你说的话像是告诉我你离不开我必须要我陪着。”

      “我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你不在了之后我会很无聊罢了,等我知道为什么,会亲手杀掉你的。”

      “我没有拒绝权是吗?”

      “你可以试试看。”

        临也将手里的杯子摸索着放在身边的床头柜上,他想了一小会,开口说道:“如果我恳求你放我离开呢,我可以一边笑着一边跑去让卡车撞死,我只希望可以离你和池袋远远地,这对你对我都有好处,不是吗?”

       静雄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他看见临也对着他笑,和以往的那种不同,是单纯的笑而已,看不出意义的公式化的微笑。他决定心里有点酸涩,他伸出手,将临也的嘴角拉下来,然后让他重新躺在床上,甚至掖好了被角。

     “你不能叫我小静吗?”

评论(2)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