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画或者写东西都是希望自己开心 有人喜欢我很开心没人看我也很开心 因为是用来满足自己的东西所以不会在意他人想法

Qvi_7

© Qvi_7 | Powered by LOFTER

遗失(3)

    现在觉得要报警的应该是机场的引导员了,刚刚一个先生来请求自己的帮助,是个独身的盲眼人,本来都要推着这位先生去登机口了,忽然一个穿着酒保服的金发男人就冲了过来对着他们大吼,他想身边这位残疾的先生应该吓坏了,现在他在考虑要不要找保卫科的人过来。

   “先生请你冷静一点,不管你们发生了什么事,在机场发生暴力事件机场方面会进行干预的”引导员毕竟是进过培训,说话谦逊有礼也官方冷漠。

   “抱歉,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方便的话可以送我去安检吗,我似乎是要登机了。”临也的手在小包里掏出机票和出境卡,然后放在膝盖上用一只手按住。

   “临也,你的眼睛怎么了。”静雄觉得自己这句话来的没头没脑的,但是他知道自己故意逃避了一件事——临也的腿。

   “平和岛先生,关于我们的事情,如果你需要补偿的话可以给我一个账号我会把等价的补偿打给你,甚至你想要的情报之类,现在我赶时间,可以不要闹事吗?”临也没发现自己皱起了眉头,他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没办法好好戴上面具了,所以就算是小静,也能在临也脸上读出了名为恐惧的表情。

     似乎是沉默了一阵,引导员以为事情已经解决了推着临也离开的时候,小静似乎做了什么重要决定似的,先是点了根烟,然后扛着临也就走。

    “这位先生!这位先生!请你放开那位先生!”

    “平和岛!平和岛静雄!!平和岛静雄!!”

     场面一瞬间就变得有点戏剧化了,静雄从来没看过临也这么多表情,他觉得蛮好玩的,结果其实可想而知,静雄还是把临也带走了,所以坐在地铁上的时候,临也抓着那个手包将头埋的低低的。

    “平和岛,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我都觉得遇见你相当倒霉。”临也的背贴着椅背,半张脸埋在衣领的毛边里,眼睛闭着,外人看来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大概在这点上我和你同感,死跳蚤。”静雄从眼睛后面偷偷看着临也一眼,还是觉得他的睫毛很长,他在想,这个人应该是偏爱黑色的,以前见到他的时候就总是黑色,因为总是黑色这个人也老显得纤细又苍白,如果不是因为自己老和这个人交手,是真的会觉得这个人就是个一手能捏死的跳蚤。

     “平和岛先生,你准备把我带去哪里呢,警察局吗?”临也这样问道。

     “带你去警察局还不如直接放了你,说起来,你的眼睛是怎么回事?”

     “如你所愿,我过得不好而且差不多算死了。”

     “啧,你要是可以死的远一点那就最好了。”

     “现在让我回机场也是来得及的平和岛先生。”

     “你要去哪?”

     “我不知道。”

     “白痴,连自己要去的地方都不知道。”

     “平和岛先生,恕我无力,你的家人难道没有教过你不要乱动别人的东西吗?”

     “我得检查你有没有带什么小刀类的危险物品。”

     “......”

       静雄从临也的手包里找出了那张机票,机票上的地址静雄拼了好几遍也没读出来。

     “リ......リ......ヒ......テ......ン......シュ......タ......イ......ン①?这是什么地方?”

     “诶,我居然能点到这么小的国家。”

     “所以这到底是哪里?”

     “平和岛先生自己去查吧,我也不认识。”

     “啧,你果然还是去死比较好。”

     “那现在让我回机场也是来得及的平和岛先生。”

       话就又这样被绕了回来,临也本来是觉得很乏味的,但是临也听见地铁广播的时候就觉得全身的伤口都在痛,连眼睛似乎都在像烧起来一样疼。

     “平和岛先生,有没有人说过,你是个很残忍的人。”临也低着头这样说道。

     “哈?残忍?我还是比不过你吧。”

     “啊,抱歉,说了不对的话。”

     “总之,可以放过我吗,我不想去池袋。”临也抬了抬脸,下巴从衣领里抬了起来微微喘了一口气。

     “你开始有幽默感了临也老弟,这是个好习惯”

        临也微微偏了偏头,脸朝向静雄的放心,静雄也侧过脸来看着临也,他觉得临也是在想什么,然后下一秒临也就告诉了静雄他在想什么。

        临也的袖子里滑出了一把小刀,静雄几乎下意识的做出了对应动作,他把临也的头重重的按在了窗户玻璃上。

       地铁上别的客人都看向了这边,议论的声音很快就越来越大,静雄开始烦躁起来,微微松开了手,临也倒是没有什么过多的表情变化,所以临也拿到刺向自己脖子的时候,静雄甚至没有反应过来。

      

       我不想回池袋,那里能爱任何人,但是唯独不会爱我。

———————————————————————————————

①:リヒテンシュタイン=列支敦士登,看过APH的人应该不会陌生,这是护理小姐擅自给临也选的,临也当时一指点在了坦桑尼亚,护理小姐觉得他活不下去。列支敦士登是一个住起来很舒服的国家,感觉很适合养老。

列支敦士登是世界上第6小的国家,面积只有160.5平方公里,连上海的1%都不到。据说,在列支敦士登是禁止在大陡坡玩滑板的。因为国土面积太小,坡陡一不小心控制不好就到瑞士了。——我从百度百科复制的

评论(1)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