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画或者写东西都是希望自己开心 有人喜欢我很开心没人看我也很开心 因为是用来满足自己的东西所以不会在意他人想法

Qvi_7

© Qvi_7 | Powered by LOFTER

遗失(2)

OOC 还好我圈地自萌 




   “您感觉好些了吗折原先生?”

   “恩......还好,我有点渴。”

   “好的,一会儿我会让护工给您送水进来。”

   “我应该是失明了对吧,我过热了。”

   “诶......嗯......先生您的确是失明了,没事,只是暂时性的说不定一天......”

   “说不定一天,说不定一年,说不定永远,是吗医生?”

——————————————————————————————

     医生出门的时候其实蛮惊讶的,这个折原先生醒来之后没有问自己在哪里,也没有问谁送自己来的,只是简单的对身为医生的自己阐述了病情,之前对病人心理所产生的规律全部都被病人自己赤裸裸的摆了出来。

   “应该说他什么呢?”

     医生这样想到,他觉得这个人应该是个习惯了寂寞的人,他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病发后一天了,当时那个打电话叫救护车的小姐打电话时被吓得要死,但是问过才知道并不是亲人,只不过是被请来的护理罢了。

    “会不会有人来看他呢?都已经睡了两天了。”护士A

    “啊~~不管怎么说都是个美人啊,没人来探望也太可怜了。”护士B

    “你很奇怪哦,因为是美人没来探望就可怜那不是美人怎么办?”护士C

    “总之你先把水送进去啊”护士D

      临也小口小口抿着杯子里的水,他喝的很慢很慢,到后面居然停了下来手一颤杯子就脱了手,还好这个人是临也,接小刀的经验总是不会减少的,虽然是一手抓住了被子,但是水泼在了被子上。

      于是这个人愣了一下,手还保持着抓着杯子的姿势,指腹压在杯壁上指节微微发白,他试探着把杯子放到床边的柜子上,然后呆呆的坐了一会,差不多也就五分钟吧,然后他就把脸埋进了湿掉的被子里。

    “临也先生?”

    “嗯?护理小姐吗?”

    “是,临也先生。”

    “可以帮我订张机票吗?”

    “诶?可是......”

    “你把手机地图打开拿过来。”

    “那就这里吧”

    “先生,你真的要现在就走吗?”

    “最早一班最好,你的工资我已经打进你的卡里了。”

    “好的先生”

      其实护理小姐在订机票的时候还是有点放心不下,她觉得这个大娃娃在国外一个人生活不下去,但是刚刚她第一次在这个大娃娃脸上看到了别的表情,脆弱的不行像受伤小动物一样恳求的表情。



———————————————————————————————

     “诶?汤姆桑?嗯,嗯,我是没什么事,嗯,没关系的。”

       假期第三天被上司叫去帮忙搬行李的静雄倒也不觉得有什么,最近他真的是嫌的要命,什么事都不想做,他总觉得自己的生活有什么东西被抽走了,烟抽了一包又一包还是烦躁的要命,但是却动都不想动,所以被上司叫去办事的时候意外的其实蛮开心的。

     “啊呀,真是辛苦你了静雄。”

     “恩,没事,汤姆桑你要去哪里度假呢?”

     “嘿嘿,我运气很好中奖去意大利哦。”

     “诶......真是羡慕。”

     “啊啊,总之我先去登机了,给你带礼物回来啊静雄。”

     “唔,好的。”

       静雄招了招手,看着汤姆走进安检口。他点起一根烟,正准备转身搭地铁回池袋,忽然就闻到了一股味道,相当熟悉却似乎已经忘记了的味道。静雄下意识的向那股味道走过去,那味道很淡,但是让他有种莫名的兴奋感越接近他就越兴奋,他甚至掐掉了烟快步的走过去。

     “先生请问需要帮助吗?”

     “是的,可以麻烦你把我送到7号安检口吗?”

     “好的先生。”

       静雄似乎是记得这个声音的,但是又和记忆力的不一样,但是第一反应是满满的厌恶。

       兴奋、兴奋、静雄感觉自己像是被打了吗啡,满脑子都是莫名的兴奋感。

    “找到他......找到他。”

    “抓住、抓住、一定要抓住他。”

    “然后把他杀掉。”

      静雄想到这句话的时候也拨开了人群,找到了那个味道的源头,臭的要死,但是又令人兴奋。

    “临也老弟,不是说过不要出现在我周围吗?否则我就杀了你。”

      静雄说出这句话之后才看清那个人,静雄觉得自己也许认错人了,毕竟自己面前这个人安静的坐在轮椅上,腿上放着一个小包,甚至连脸都没有转过来,似乎在跟机场工作人员说着什么。

     “原来这家伙的睫毛有这么长吗?”

       这句话来的莫名其妙的,但是静雄现在脑子里就只有这句话。

评论(4)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