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画或者写东西都是希望自己开心 有人喜欢我很开心没人看我也很开心 因为是用来满足自己的东西所以不会在意他人想法

Qvi_7

© Qvi_7 | Powered by LOFTER

遗失(1)

OOC严重吧大概 还好我圈地自萌= =

    其实最近静雄觉得自己很奇怪,现在自己的生活可以说是处于一个最完美的状态,但是他老觉得有什么东西不对,像是缺了什么似的,一种莫名的空虚感。所以在他第三次走神导致欠债人逃跑之后汤姆把他拉进最近的一家咖啡店。

   “静雄,你最近是有心事吗?”汤姆这样问道。

     静雄其实此时还是在走神,不知道在想什么,面前的布丁都被捣成了碎块,莫名的有种恶心的感觉。

    “啊?汤姆桑?抱歉最近有点心不在焉的......不知道为什么,总之损失都先从我工资里扣好了。“静雄的这时才回过神把捣烂的布丁往嘴巴里送了一勺,可能他自己也觉得有点恶心,吃了一口就往前推了推转手去搅手边的巴菲,但是因为是巧克力巴菲,所以在搅弄之后也莫名的有些恶心......

     就汤姆本人来说,他觉得静雄现在跟瞒着家长谈恋爱但是要闹分手了的高中生没什么区别,问题是静雄毕业很久了也没有恋爱对象,所以心力交瘁的汤姆这样说了。

   “总之静雄你就先放个假吧。”(我自己也放个假吧)

   “诶?!放假吗?真的吗?“对于静雄的脑子来说,能很快想清楚这个道理还是有点困难的,所以他第二天睡醒准备出门去事务所的时候他的脑回路才弧过来从今天开始放假这件事。

     那假期第一天干什么呢?去甜点店?看看弟弟?还是在家睡一觉?啊,甜点店的话昨天留下了并不美好的回忆呢,幽的话有在忙一个新通告自己可能遇都遇不到吧,睡觉......说起自己不是才睡醒吗?啊.......好无聊,总之先出去走走吧。

      然后这样想着的静雄在池袋街头晃悠着。

    “哟,静雄,怎么没精神,没精神不好哟,来吃寿司吧,吃寿司就会开心哦。”不知不觉就走到俄罗斯寿司门口的静雄被赛门叫住了然后静雄似乎想起来了什么但是又好像没想起什么似的并没有搭理赛门就走掉了,然后走着走着,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回到自己家了。

     “我的话,是不是忘记什么了?”


————————————————————————


     “临也,如果这是你独特的赖床方式,就算饿死了我也不会管你哦。”

        这句话也不知道是谁说的,总之临也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自己躺在床下的地板上,身上的温度已经被抽走了,但是他并没有因为冷而将自己蜷缩起来反而是手臂抓住了身边的床单,有些倔强的想爬起来。临也稍微有些艰难的撑起自己的身体然后坐上床去,当他用被子盖住自己双腿的时候有人推门而进了。

     “临也先生,已经准备好早餐了,需要我扶你起来吗。”总的来说这个护理小姐还是很负责的,除了临也不肯退让的“自己坐上轮椅出房间”条件以外其他生活上的事情这位小姐总是照顾的周周道道的,而且,临也也相对来说好照顾了很多,平时可以说很多话的嘴巴也安静了很多。大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临也的情绪就从一天到晚笑眯眯的变成一天到晚面瘫了,不过这倒是不妨碍他依旧是个美人这个事,护理小姐觉得可以照顾这样一个安静的美人总是赏心悦目的就是这个美人孤僻了一点,老让她觉得是一天到晚给一个漂亮的大娃娃照顾起居有点微妙的幸福感和寂寞感。

      用表情是隐藏情绪的一种方式,临也一直都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将自己保护的很好,让人总是感觉很强大的样子。但是这总是有不好的地方,比如他明明发烧了却一句话都不说,护理小姐问的时候也是一副我没事的表情,所以护理小姐离开之后,病情也已经到了不得不去医院的地步了。

      “退烧药好像在我房里的抽屉里?”人发烧的时候总是会想一些奇怪的东西,不过临也不是一般人,所以他想的反而是很正常的事了。他甚至想到了所有后果......然后这个人选择了放置自己。

        总是弄不懂临也是在想什么的,他想做什么他想要什么都是他自己才知道的,所以当他的身体无意识前倾种种的砸在地板上的时候他脑子里想着痛感也无法覆盖的一件事情。

       “也许我并不是真心喜欢人类,但是人类都很聪明都很快察觉到了,所以才都不喜欢我呢。”

         不过,就算是我的话,也希望你能喜欢我,因为我应该只有你了。

         不是,从头到尾我都一无所有。

评论(1)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