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画或者写东西都是希望自己开心 有人喜欢我很开心没人看我也很开心 因为是用来满足自己的东西所以不会在意他人想法

Qvi_7

© Qvi_7 | Powered by LOFTER

遗失(21)

解决妥当啦~




       现在是凌晨五点三十分,室外的温度还是偏凉的,路灯的灯光把人影拉的变形,那人慢慢往某个方向移动着,步履蹒跚,摇摇晃晃的走在路上。

       “咚咚咚,咚咚咚”

       “咚咚咚,咚咚咚”

       “敲门的人是谁啊?”

       “小羊们~我是羊妈妈~”

       那个人靠在某个公寓的玻璃门前,自言自语的打发时间。

       静雄洗漱的时候面无表情盯着被自己撞碎的镜子,从某个地方为中心开裂,镜子的碎片落了一些在白瓷洗面盆里,镜子照出静雄憔悴的脸,下巴上的胡渣和满是血丝的眼睛都在控诉睡眠不足这件事。

       那支手机并没有再出现日程提醒了,静雄坐在沙发上握着手机看电视,把频道换来换去没个定数,等他停手之后又反反复复的走到门口,手握上门把之后又收回去了。

       现在是上午十点四十三分,并不是多重要的时间,只不过刚好有个大学生准备出门推开了公寓的门,那个人已经没在自言自语了,只是抱着自己单薄的身体靠在门边罢了。虚弱的人把大学生吓了一跳,等他反应过来要不要报警的时候,那个人已经不见了。

       有一双手在电梯间的墙上抚摸,用指尖轻轻从下往上划,从1到5,再从6到11。电梯平稳的上升着,中途没有一点停顿,到了楼层之后,门缓慢的打开,那个人抓着门框走了出去,擦过了身侧经过准备进电梯的人,径直往前走,然后就走不动了。

       静雄站在门前第不知道多少次升出手的时候终于是把门拉开了,像是做了无比重要的决定似的,深吸一口气压下门把,然后冲动的拖鞋都没换就往外走,他飞快地往外走,却连电梯间在哪也不知道,从走廊这头走到那头才发现自己一开始就走错了方向,然后他跑了起来,跑掉了一只拖鞋也无所谓,飞快的跑到了电梯间,然后在他面前,电梯门开了,在他走进去之前,迎面而来就是一股甜腻的味道,混着阿司匹林和药剂的味道,这味道十分古怪,甚至有些恶心。

       静雄被里面的人撞了一下,那力气很小,对于静雄来说几乎仅仅只是擦肩而过罢了。

       不过也只是擦肩而过而已,静雄走进电梯,飞快的按下1,抬头的时候,门就合上了,仅仅只有个苍白的背影罢了。

       “喂!”

       几乎是瞬间,静雄把快要完全合拢的电梯门掰开了,他一把抓住那个人的手,着太用力了,那人衬衣被捏出无数的褶子。让你的味道在我身边更久一点吧。静雄把那人死死抱住,甚至听到了那个人细微的呻吟。

       “还有5天呢。”

       “为什么还有五天”

       “还有五天我就能全部忘完了”

       “但是你来找我了”

       “是啊,我还是来找你了”

       “所以就不要忘了吧”

       “不行啊,我还想去列支敦士登,一个人住,然后养点什么”

       “那就去吧”

       “嗯,我不需要你了”

       “我也是,我不需要你了”

       那人终于从静雄的怀里离开了,无神的眼睛对着静雄的脸,小心翼翼的对着他笑。

       “你说,黄色是什么样子的?我都不记得黄色了,也不记得跑起来是什么感觉了。”

       “所以你要记得到时候种一些向日葵,或者养条金鱼。不过还是养条金毛吧,它能围着你跑,到时候会有风。”

       “嗯,真好。”

       “那我走了,さようなら”

       “嗯,路上小心,再见了”

       静雄再大口呼吸着,空气里那股恶心的甜味在慢慢减少,离他越来越远,马上就要消失不见了,他只是呼吸着,像是想要用自己的肺把空气里这味道过滤掉似的。

       “算了。”

       现在电梯下降到6楼了,静雄在5楼的楼梯间,走出安全出口之后飞快的按下了电梯。

       “喂,跳蚤,我爱你。”

       电梯在五楼开门之前静雄这样说到。然后电梯门打开了,静飞快的走了进去,俯下身,抱住那个人的腰,一只手托着那人的腿抱了起来。

       “跳蚤,你有没有感受过风。”

       说着静雄抱着临也跑了起来,从5楼到11楼只是一段很短的路程,静雄还是把另外一只拖鞋跑掉了,光着脚,抱着临也冲到了房门口,他抓着临也一只手指按在门锁上,门发出了并不好听的警报,静雄笑了一声,一脚踹开了门,抱着临也跑到了二楼。

       临也只感受到自己被抱起来跑的过程,意识只停留在这里罢了,静雄跑起来的时候,产生的风带着静雄的味道包围着临也,他忘了自己腿上的疼痛,留恋着风刮起他头发的感觉。等再有意识的时候身下是十分柔软的床铺,他依稀能记得那床单是印着绀色的飞鱼,原先是有自己喜欢的柔顺剂的味道的,现在却染着别的味道了。

       静雄低着头亲吻临也露出来的脖子,细细的咬着那些快要完全愈合的伤口,舔舐着被自己伤害过的喉结然后往上吻过他的下巴,带着丝丝苦涩的味道。

       “我们一起走吧,去列支敦士登,然后养条金鱼,还有狗。”

       “我不想和你一起走。”

       “一起吧。”

       “为什么?”

       “我不想离开你。”

       “你会习惯的,就像当年习惯我存在一样”

       “我爱你。”

       现在是上午十一点十二分,第三封日程从静雄的手机里响起来了。

       “小静,要记得给我的鱼换水啊,虽说是不指望你能记得。”

       “......”

       “......”

       “那就养只猫吧。”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