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画或者写东西都是希望自己开心 有人喜欢我很开心没人看我也很开心 因为是用来满足自己的东西所以不会在意他人想法

Qvi_7

© Qvi_7 | Powered by LOFTER

遗失(20)

       抱歉各位,这篇文估计最近就会完结,我的lofter被我三次元的朋友们知道了,虽然明白没有恶意但是我还是不喜欢这样。如果能妥善解决就还好,不能的话以后可能就不会再写了。



       闹醒静雄的是第二封日程,那是早上六点二十三分,静雄瘦长的身躯躺在地板上,手机的震动似乎是地震一般。

       “哟,小静,早睡早起才有利于与身体健康呀。”

       静雄头靠在地上,顺着地板的纹路看向那只手机。手机金属制的边框带着冷清的味道,静雄感到周身寒冷,喉咙像是塞满了灰,他有些头疼,接着他咳嗽起来。

       “啊哈,一大早听跳蚤讲话才是最不利于身体健康的。”静雄似乎是感冒了。

       他揉红了鼻子,盯着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六点半,不多不少。

       静雄起身准备关上窗户,他注意到了窗边的鱼缸,一条小小的金鱼动了动尾巴盯着他看。静雄想找点吃的给它,但是同时他也发现了鱼缸上夹着的那个自动喂食的小玩意。

       “咚咚”他敲了敲鱼缸,吓得鱼在鱼缸里直打转。

       “哼,蠢东西。”静雄笑了一声,想着有天一定要养个什么玩意天天吓唬这小家伙。他关上了窗户,透过玻璃看见自己憔悴不堪的脸和皱成一团的衣服,打算去洗个澡。

       他打开衣柜,看见里面挂整整齐齐的衣裤,白衬衫黑裤子黑马甲,零零散散还刮着一些卫衣和T恤,他比了比,发现和自己的尺寸都差不多。鬼使神差的,他拿了一套黑色的家居服,洗完澡之后他冲着镜子换上衣裤,看着自己精瘦的腰被黑色的衣料盖过,他看着镜子中被水蒸气挡住脸的自己,被黑色布料包裹的自己,细长的手臂,修长的腰。

       “不染头发了吧。”静雄猛地把头砸在镜子上,镜子的碎片落在水池里,静雄透过镜子的碎片看见自己的眼睛,烦躁的他把碎片打落在地,他跌坐在地上捂住脸,终于是大哭起来。

       临也坐在墙边,摩擦着自己的手指,他身上的伤好了大半了,但嘴角的伤还是愈合的很慢,以至于一个微笑都让他疼痛不堪。这个房间还是一如既往的黑,但这对于临也来说并不算什么,因为他所见之处一片漆黑已经很久了。现在他的梦都渐渐的没有了具体的形状,颜色也消失很久了。黑白与残影渐渐成为构成他脑内世界的主体,起先他还记的一些明黄色和红色的,不过现在他也不太记得那些颜色了。

       临也在想,想他到现在为止并不算长但也不算短的一生,这一生似乎非常丰富,他想着他爱的那个人,还有他自己以前的样子,但是很可惜,他不是太记得自己的样子了,于是他伸手抚摸自己的脸,先是额头,然后再到鼻子,再往下再往下,一直到自己的喉结为止。

       “我曾经想要一个吻。”临也摸着自己的嘴唇想到,“我希望被他按住后脑勺紧紧的吻着,不需要多温柔,甚至不需要在他怀里,只需要一个吻。”他放下了手,“但是我是个很贪婪的人啊,还希望能站在他身边,越久越好。唔......”他笑了一下,扯动了伤口。“但是我是怪物啊,怎么能站在身为人类的你身边呢。”

       “也许再过两天,再过两天我们就在也不用相互纠缠了。说到底还是我主动缠着你的,只不过是我一厢情愿罢了。”临也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头上的血痂被他揭掉了一些。

       “再过两天,一切都结束了,就去列支敦士登吧,买个房子,然后养点什么吧,人也好,什么都好。”他捂住嘴角偷偷的笑起来,像是捡了玩具的小孩子,靠着墙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这么开心。

       不知道过了多久,临也睁开了眼睛,无神的眼睛显得分外陌生。

       “啊,说起来,黄色,到底是怎样的黄色。”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