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画或者写东西都是希望自己开心 有人喜欢我很开心没人看我也很开心 因为是用来满足自己的东西所以不会在意他人想法

Qvi_7

© Qvi_7 | Powered by LOFTER

遗失sp

这篇是与本篇无关的!因为承诺过HE,所以就写了这篇过瘾。

1,BE注意

2,剧情接在遗失17,没看过遗失的朋友也可以无压力看下去啦~~

3,写了这个本篇就不会出事啦~所以大家就不要问我啦~~~



  “啊,静雄你醒了?”

  入耳的第一个声音是新罗的倒也不是很奇怪,静雄这样想到。他看见头顶天花板上的白炽灯,想起来之前送临也过来的时候也见过一次。想着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指尖只能感到很细微的凸出感,静雄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起来某天晚上自己掐住临也脖子的时候,手无意识的也掐住了自己的脖子。

  “静雄,你睡很久,吃点东西吗?你昏迷的时候我没办法给你打葡萄糖。”新罗捏着几个断掉的针头显得竟然有些生气。

  “啊,那就拜托了,说起来塞尔提呢?”静雄伸手把被子掀开坐了起来,把手指上的监护器取下来的时候忽然觉得之间一阵抽疼,十指连心,静雄居然一瞬间觉得心脏某个地方被刀刺了一下痛。

  “呐,新罗,这个......”静雄叫了新罗一声。

  “嗯?怎么了静雄?”新罗从厨房侧出半个身体,手上似乎是拿着个面包的样子。

  “我刚刚觉得手指有些疼,是怎么了吗?”静雄走到了客厅。

  “啊?手指疼?怎么会?临也只刺伤了你的脖子啊,还很巧的是斜插进去的虽然流血很多但是对你来说完全算不算什么重伤吧。”新罗很好奇的把静雄的手翻来覆去的看。

  “嗯哼?”静雄不可置否。

  “至于你睡了这么久,应该是你吃了什么吧?对付静雄外部果然还是比较不容易造成伤害啊......”新罗在确定看不出什么的之后垂头丧气的开始念叨起来。

  “说起来,塞尔提呢?”静雄像是想起来了什么,看向新罗。

  “塞尔提?啊——她把你送过来之后说是不放心临也那家伙就去找他了,想想这已经快四五个小时了。”新罗有些不安的看了看墙上的钟。

  “应该没问题吧,跳蚤那家伙安排了这么多的话应该是没是的,说不定是堵车也说不好。”静雄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他打开电视,不断的换台看。

  【昨晚位于新宿X町目某公寓内,一男子被杀身亡,凶手用军用匕首刺入被害者颈部致使其死亡,经查证该死者为名为平和岛静雄,而该公寓房主折原临也.........据目击者称.........现警方正全力寻找嫌疑人折原临也,案件进展.........】

  “?!”静雄显得有些不明所以瞪着眼睛看着电视屏幕。

  “啊,这个临也有叫我跟你解释啦。”新罗在静雄旁边坐了下来兴趣缺缺的解释起来。

  “你有听过吧,平衡这种东西。”

  “所以?”

  “之前静雄你不是把临也赶出池袋之后嘛,这个平衡就被打破了。”

  “啊?”

  “就是你和临也,互相压制,哪一个单独出来都是很强大的力量,因为之前你们相互压制所以形成了一种平衡,这样就不用担心一方为某个集团所用。”

  “但是呢,临也受伤之后就只剩你了。静雄你也明白自己的外号吧——池袋最强干架人偶,不管是洗手还是排斥,对于哪方面来说都算是一种威胁,”

  “所以你和临也,要么是共存,要么就是一起消失,不然就会被某样势力排斥。”

  “所以你的意思是跳蚤他因为担心我的安全所以伪造了我的死亡?”

  “唔,应该不是担心而是确定了。”

  “那按照这么说,我和跳蚤是一起回的池袋,应该不会影响这个所谓的平衡啊。”

  “哈啊——静雄你是真的不懂啊。”新罗认真的看着静雄眼睛。

  “你觉得跟你比起来,现在的临也还能形成跟你一样的威胁吗?”静雄被盯得有些发愣,他又想起来那个掐住临也脖子的晚上了,临也伤痕累累的脖子被自己一只手就轻易地掐住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直到被自己掐晕过去,直到自己清醒过来。

  两人陷入了诡异的沉默,还好没多久开门的声音就把新罗的视线拉了过去。
  “塞~~尔~~~提~~~你这么久才回来我好担心”新罗还没走到门口,就闻到了一股很奇怪的味道。

  “塞尔提,沾到什么.......”新罗走到塞尔提面前,看见四塞尔提在打字,边打字边走到静雄面前去。

  【静雄,临也不见了。】

  “什么?”

  【去找了,没找到,只找到了这个。】

  静雄从塞尔提手里接过了一只手机,因为是黑色的机身所以拿到了手上才发现沾满了血。静雄想“应该是自己的血当时流上去了吧。”

  【你不知道密码吗?】塞尔提看静雄望着锁屏发呆。

  “恩。”

  “诶,塞尔提不理我去跟静雄说话,超级嫉妒。”新罗扑到了塞尔提身上。

  静雄试了一下临也家门钥匙的密码但是并不对。

  “喏,小静,快捷钥匙。”

  静雄想起来了什么,把食指按在home键上,然后意料之内的手机解锁了。

  “呜哇,解开了。”新罗从沙发后面突然冒出来。

  【有条未读信息,to.小静?】

  “哦。”静雄点开了信息。

  “小静~,居然能解开密码也算是你多长出一个细胞了,可喜可贺。这次我可是真正的杀死你喽!呜哇真开心,所以小静就请老老实实的死掉吧。说起来小静要不要去武野仓玩呢?听说是个很漂亮的地方哟!”这一段是文字。

  “呐,小静,虽然知道你并不喜欢我但是我一点也不伤心哟,我也超讨厌你啦!所以以后见不到我了就麻烦辛苦的过完难得的人类生活吧~你问我去哪?嗯~大概瞎在地图上指个地方然后辛福的生活吧,诶嘿嘿,小静做的面超难吃。”这一段是语音。

  静雄听完之后愣了很久很久,把手机捏碎了自己也没发现。

  “啊~~~静雄真是意料之内的被甩了。”新罗那个啊的音转了三个调,塞尔提吓得连忙捂住了新罗的嘴巴。

  在这之后,静雄离开了池袋,假装自己真的死掉了跑到了武野仓去,他并不奇怪跟幽告别的时候幽的了然于心。武野仓的确是个很漂亮的地方,他找到了某个公寓,以一模一样的密码解开了门锁。房子收拾的很干净,家具因为长期没有人住蒙上了很厚的灰,光是打扫就用了一整天。静雄就这么住了下来,以折原临也的名义住在折原临也的房子里,他留了黑发,平时在酒吧或者码头打打工,脾气意外的好了很多连怪力似乎都渐渐没有了。

  “哦,折原,是不是你的电话在响啊,快去接啦。”某天晚上酒吧店长叫了在吧台擦杯子的静雄。

  “哦好。”静雄从柜台里摸出手机,屏幕上大刺刺的写着“新罗”两个字。

  “喂,静雄,最近怎么样?”

  “恩,还好。”

  “呐,静雄,你要不要去一趟池袋?”

  “怎么了?幽最近在美国应该应该没什么事吧。”

  “静雄,我是说......。”

  “跳蚤回来了?”

  “静雄,你真的爱临也吗?”

  “我不知道,可能就像他说的我就是不习惯他突然不在我边上咋呼了吧。”

  “那他就亏大了哈哈哈哈”

  “啊,看来他回新宿了。”

  “没有。”

  “那他是藏在哪里的?”

  “静雄,临也也死了。”

  静雄突然有些耳鸣,他坐在酒吧后门的椅子上点了一根烟,抽了两口又丢在了地上。

  “应该不是他,竟然我已经死了,那他是死是活也不影响什么了。”

  “静雄,想临也死的不只是你而已。”

  静雄觉得自己的耳鸣愈发厉害了,他寥寥几句挂了电话之后就回到了家里,忘了请假也忘了别的什么只是躺在床上而已。

  他还是搭了最早的一班车去了池袋,敲开新罗家的门的时候是早上8点,正是上班的高峰期,地铁里堵得不行,街道上到处都是走来走去的人。新罗看起来像是几天没睡一样邋里邋遢的,他领着静雄进了一个房间,指着桌上说“嘿,你要是再不来我就让九琉璃带走了。”

  那是一个黑色的盒子,静雄上前摸了摸,然后又把手收了回来。

  “他是怎么死的?”

  “这个地方挨了一刀,他给我打电话之后我和塞尔提就立马过去了,但是看来还是有点慢。”

  “你说他疼不疼。”

  “疼吧,这家伙最怕疼了,一点点小伤都要找我开阿司匹林。”

  “你说,他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呢?”

  “不知道,可能因为你换手机了吧。”

  新罗把一部手机塞给了静雄,那是个翻盖机新乡和通话记录都很干净,只有通讯录里有两个个没有标名字的号码。然后就这么简单的,平静的,静雄把那个盒子带着回了武野仓。他把盒子放在自己床头,手里拿着那个翻盖机,给第一个号码打了个电话,然后自己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接着他挂了电话,给第二个号码打了过去,那边提示对方已关机转接语音信箱。这时静雄忽然想起来了什么似的,从抽屉里拿出了之前那部临也的手机,手机已经没电开不了机了,静雄把卡取出来然后插到自己现在的手机上,没多久就收到了几条消息,消息显示分别是两周前,一周前和三天前。

  “您好,您有未读语音信息。”

  【查阅】

  “正在播放语音信息。”

  “哟,小静,过得好吗?”

  “正在播放语音信息。”

  “小静,我现在正在列支敦士登度假哟,没有护照的小静真是可怜。”

  “正在播放语音信息。”

  “咳,咳咳,哈啊~~嘿嘿,小静,我好想你啊。”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