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画或者写东西都是希望自己开心 有人喜欢我很开心没人看我也很开心 因为是用来满足自己的东西所以不会在意他人想法

Qvi_7

© Qvi_7 | Powered by LOFTER

遗失(19)

静雄没死你们都猜到了肯定:)




  “还有七天。”临也摸了摸自己的手指,左手拇指从中指的指尖摸到第二骨节。临也的手脏脏的,已经不像以前那样漂亮了,大大小小的伤口都有一些有已经结痂的也有新的。

  “不知道小静现在在干什么。”临也摸到了一把椅子,撑着椅子的扶手从地上慢慢站起来。膝盖的骨刺让他疼的吸气,他现在还不能站太久,腿部的肌肉萎缩就代表着他已经不能上窜下跳了。不过有一件好事,他能勉强看见一点点光亮了,不过这个地方太黑了,所以每次有点光线透进来的时候他的眼睛就会忍不住流泪。

  临也坐在椅子上看着黑漆漆的室内发呆,目光呆滞的面向某个方向,那里也许有什么也许什么都没有。

  “还有七天。”

  静雄被新罗带到了一间公寓里,这是个带顶楼阳台的复式,公寓用了很多落地窗,白色的窗帘被拉开阳光把室内照的敞亮。装潢大多是以浅蓝色和白色为主,被布置的的像天空一样。静雄转过头就能看见大海,虽然有点远但是还是很赏心悦目。

  “新罗,这是什么地方?”静雄不知道从哪提了个豆豆袋坐了下来,两条长腿交叠放在地毯上。

  “你这可问道我了,我也不知道,只是有人给了我这串钥匙让我把你丢到这里来休假。”新罗侧身看着静雄然后从口袋里摸出一匹钥匙抛到静雄身上。

  “那跳蚤那家伙什么时候过来?”静雄拿着那匹形状奇怪的方形钥匙轻声问道。

  “不知道,那家伙大概死了吧。”新罗转过身,正面看向静雄。

  “不会的,他肯定有他的计划,没那么容易死。”静雄往后一仰整个摊在豆豆袋上,舒展四肢。

  “新罗,我到底昏迷了几天?”

  “不知道呢。”

  “你和跳蚤是在瞒我什么呢?”

  “哎呀,我可没有帮临也做什么。那家伙的生死我是真的不知道。”

  “那你那样看着我。”

  新罗手插在口袋里居高临下看着静雄,静雄头上的黑发已经长出来快一厘米左右了,新罗的眼皮半搭着隔着镜片盯着静雄的脸。静雄又站了起来,他一只手搭在新罗肩上把新罗按坐在他身后的桌子上。

  “那么,我现在可以知道你们俩在玩什么鬼主意了吗。”

  “平和岛君平和岛君,人要是想知道什么就得自己去找知道吗。”

  “恩,所以我现在正在尝试。”

  “静雄呀,你这样威胁我可是没用的,我只是被委托照顾你而已。”

  “那塞尔提呢。”

  “哎呀,被你发现了。”

  声音一转,新罗讪讪笑了起来,只见他的手往耳后一抹,一张面皮就被接了下来。

  “是你这家伙啊。”静雄也不按住那人肩膀了,只一拳打了过去,那人就被倒在地上,伴着段成五节的桌子。

  “咳,咳咳,平和岛先生暴力禁止,我可没有饮茶那么耐打。”九十九屋真一伸出了一根手指顶在静雄膝盖上,另一只手按着胸口,静雄这一拳避开了他打在了桌子上,但忽然的坠落也够他喘不过气了。

  “我的确是不知道你昏迷了几天,因为饮茶只是让我今天去那个地方接你去青森而已,这之前的事情你就真的该去问这家伙了。”九十九屋真一晃了晃手里的面皮。

  “而且我也不知道饮茶现在在哪,是死是活。”

  “不过啊,平和岛君,我真嫉妒啊。”九十九屋真一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沾到的木屑。

  “饮茶就这么喜欢你,喜欢到你现在还完完整整的站在这个漂亮的地方。”

  静雄冷冷的看着对着自己微笑的九十九屋。

  “那你总可以告诉我那天发生了什么吧。”

  “呼,说起来太麻烦,给你看新闻好了。”说着从口袋里翻了个手机,啪啪按了几下举到静雄面前。

  新闻差不多说的就是折原临也作为最大嫌疑人在疑似杀害平和岛静雄之后就彻底失踪,新闻附着自己被打上马赛克的照片下面有小字注明“死者”另一张图就是倒在沙发上的自己,他还看见了桌上那锅芝士面和打翻在地毯上的小碗。

  “我想,应该就像我一样,临也提前打点了搬运工和警察,外加上平和岛君你自身的恢复能力,所以你现在才这么生龙活虎的在这。”

  “啊对了,你把黑发留起来吧,毕竟平和岛静雄已经死了,呐这是新手机和驾照,以后就请辛苦的赚钱生活吧,羽岛静先生。”

  九十九屋真一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走的,静雄现在还对着那张写着“羽岛 静”的驾照发呆,照片用了自己一张黑发的,他自己都不记得是什么时候拍的了,新手机被孤零零的丢在地上,白色的机身在灯光下显得过于落寞了。

  “叮~~”手机忽然一响,静雄把目光从身份证上拉下来盯着那只手机。

  “201X年10月6日 18时30分 您有到时语音日程。”

  “嘿小静~这里是不是很漂亮!不要随便弄坏家具呀,很贵的!好久没见你啦你个单细胞有没有想我呀?”

  静雄手脚并用的爬到手机面前盯着屏幕,屏幕还没有解锁,自己甚至连密码都不知道,他只能盯着那个备忘录弹窗看到手机屏幕又黯淡下去。

  “喏,小静,快捷钥匙。”

  静雄把手指按在了home键上,手机解锁了,屏幕上的待机桌面是临也做着鬼脸的自拍,这一切像是临也布置好故意气静雄的恶作剧一样,静雄拿着手机吧房子里里外外找了一遍,甚至二楼衣帽间的箱子里都翻了,但是并没有一个人“哇”的一声跳出来然后说“小静,吓到了吧。”

  静雄站在凌乱的房子里,一只手捂住自己的脸全身像泄气一样垮了下来。

  “死跳蚤。”

评论(5)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