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画或者写东西都是希望自己开心 有人喜欢我很开心没人看我也很开心 因为是用来满足自己的东西所以不会在意他人想法

Qvi_7

© Qvi_7 | Powered by LOFTER

遗失(18)

就有些事情就很迷。现在特别困但是却很想吃榴莲



       疼痛对于人来说,是一种与痛苦几乎划伤等号的感觉,但是能感觉到疼痛真好是不是?

       临也摸着自己的膝盖,这个许久没有感觉的地方,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每个晚上每个晚上都会隐隐作痛。这份疼痛让他难以入睡,他一个晚上又一个晚上在失眠,每到凌晨3、4点的时候痛感就愈发清晰,像是在撕扯的他的神经。他也曾边呻吟边翻滚着宣泄自己的情绪,并不是怨恨,而是单纯地发泄着自己的疼痛,有时候边流泪边嚎叫要是有的,但当太阳升起来的时候,一切疼痛都将停止,然后又是美好的一天。

       “诶.....真奇怪。”

       “恩?奇怪?”

       “我在想临也是不是为了你特地定制了刀子,明明手术刀都插不进去但是换成他的刀子似乎就只需要用力就行了”

  “所以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的伤口已经长好了虽然用了一天,但也是很完美的愈合了,你现在非常健康,能不能麻烦你从哪来回哪去呢?”

       “你这家伙......”

  “啊说起来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

  “啊,你家换家具了?”

       “我说静雄,这里很明显不是我和塞尔提的爱巢啊,这里都不是池袋啦。”

       “所以这里到底是哪?”

       “武野仓。”

  “武野仓?什么地方?”

  “诶,静雄你不知道啊。”

  “很有名吗?”

  “嗯——不会哦,就是个小城市,只不过风景还不错罢了,你看。”

  “能看到大海哦。”

  静雄转过头,看见窗外是蔚蓝一片的大海,这个房间的位置非常好,视线所及之处没有一丝障碍遮住海平面,海风带着一丝丝腥味吹进房间静雄不尽皱了皱鼻子,想起身去关住窗户。

  “恩?这窗户为什么?”

  “你想问为什么没有把手?因为排气扇在上面嘛。”

  “这样的房子居然还有第二间啊......”

  “静雄你之前也见过类似的房型?”

  “差不多吧,不过更夸张罢了。”

  “唔,不过随你的便了啦。说起来这边离池袋还挺远的,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去呢?”

  “啊?尽快吧。”

  “那你一起走吧,回去。”

  “什么时候?”

  “下午一点,就是半小时之后。”新罗从口袋里拿出了两张机票,对静雄挥了挥。

  “什么嘛,你这不都是打算好了?”说罢,静雄从躺着的床上下来,动了动手臂,拐了个弯走到衣柜面前拿衣服穿。

  “静雄啊,临也到底为什么要杀你你知道吗?”新罗靠着墙,淡淡的问道。

  “杀我?不是他每天都在想的事情吗?”静雄漫不经心的回答道。

  新罗轻笑了一声,看着静雄换衣服的背影静静的想着什么。两人之前的互动很少,直到上飞机之前两人的交流都仅仅停留在基本问答上。

  “喂,新罗,那家伙现在在干什么?”

  “恩?你说谁?”新罗迷迷糊糊摘下了眼镜,似乎是快要睡着了,声音也有些绵绵的。

  “跳蚤。”静雄盯着手里的杂志漫不经心的说道。

  “啊,他啊,似乎是失踪了,警察现在都还没找到。”新罗揉揉额头,又侧过准备继续睡。

  静雄盯着手里杂志上“某暴力集团被警方抓捕”的新闻版块发呆,心里想着之前没吃完的锅子,他想在落地之后要再去吃一顿锅子煮泡面还要加上很多芝士那种。接着他又想到那天临也只吃了一口的面,然后就是那个吻。

  “说起来,静雄你喜欢青森吗?”

  “青森?问这个干嘛?”

  “乘客们,我们的目的地青森马上就要......”

  静雄有些呆滞的看着新罗,因为之前新罗一直说回去就自然而然的以为是池袋了。

  “为什么是青森?那个跳蚤呢?”

  “恩,临也嘛,不是告诉你了,在你'死亡'之后就失踪了啊。”

  此时飞机刚好落地,天还是那样的蓝色,静雄看向窗外,他又开始焦躁起来了。

评论(7)
热度(23)